恰似你的温柔全本免费阅读,恰似你的温柔全文完整

时间:2021-09-10 16:17:21    作者:二哈才不流浪    来源:TB

小说简介:作者二哈才不流浪创作的都市小说《恰似你的温柔》,又名《恰似你的温柔》,顾琪秦绍齐是这部小说里的核心人物,小说正在连载中,全书精彩故事简介:我皱了皱眉,将电话直接挂断。屏幕暗了下去,随即又开始闪烁起来,我几次都将...

恰似你的温柔全本免费阅读,恰似你的温柔全文完整

顾琪秦绍齐《恰似你的温柔》文章节选

我皱了皱眉,将电话直接挂断。

屏幕暗了下去,随即又开始闪烁起来,我几次都将电话挂断,铃声却好似催命鬼一样,不停的响着。

犹豫了片刻,我接听了电话,秦少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是有事?

我轻笑了一声,语气中掩饰不住的嘲讽和凉薄。

电话那端沉默了片刻,低沉的嗓音说不出来的喑哑,沉声开口,顾琪,我在你家楼下,马上下来。

电话那端的语气带着他惯有的气势,我勾了勾唇角,不由得想要笑出声音来了,秦少,这么晚了,恐怕是不行吧。

怎么?那端的语气越发的凉薄起来了,隐隐的还夹杂着丝丝的不悦。

我面上的笑意更甚了,目光扫了一眼紧紧关着的浴室门,轻声说着,我和秦少不一样,秦少没有夜生活,不代表我也没有啊。

说完我也不等秦绍齐的回应,偷笑着将电话挂断了,想着秦绍齐催命一样的电话,顺便把手机直接关机了,仍在了一边。

做完了这一切,我心情没来由的好,即便是没有看到秦绍齐的面容,也能够想象的到,他此刻阴沉的脸。

陈绛从浴室里面走出来,看着我偷笑的样子,皱了皱眉,低声询问,你怎么了,身体不舒服?

我笑着摇了摇,轻咳了一声,努力维持着镇定,淡然开口,没事。就是突然想到了一个好笑的笑话。

陈绛扫了我一眼,没有多说什么,身子一歪平躺在沙发上。

我见陈绛睡下,想着秦绍齐打过来的电话,眸光闪烁了下,抬手将床头的灯给关了,明亮的房间顿时昏暗起来。

隐隐约约能够听到陈绛平稳的呼吸,可我躺在床上却是怎么样也睡不着了。

离婚了三年,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在同一个房间共处,我辗转反侧了半晌还是没有半点的睡意,似乎是惊动了陈绛。

你睡不着吗?温和的嗓音夹杂着丝丝的喑哑。

我身子一僵,面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起来了,打扰你睡觉了?

陈绛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,房间的灯突然亮了起来。突然明亮起来的房间,让我有短暂的不适应,抬手遮住眼睛。

还不等我开口询问,一声比一声急促的门铃声响了起来。

陈绛眉宇紧蹙,面上的表情越发的冷凝起来,深深的望了我一眼,什么都没有说,披上了外套就出门了。

我抿了抿唇瓣,隐隐约约感受到陈绛看我的目光多了一份的复杂。

来不及多想,我也穿上了外套跟上了他的脚步,这个时间也不知道是谁会过来。

陈母站在楼梯间,睡眼朦胧的看着我,语气中夹杂着不耐烦,谁这么晚过来。我去看看凡凡,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吵醒。

陈母迈开步伐走向小天使的房间,嘴里还在不停的碎碎念,我唇角扯动了下,看着陈母的背影,我也没有说什么。

下了楼梯,看到门口站着的颀长的身影,我不禁皱眉,面上的表情越发的复杂起来了,秦绍齐怎么突然过来了?

秦少这么晚了过来是想要?陈绛拢了拢外套,唇角勾勒起来一弯似笑非笑的弧度,轻声开口询问着。

秦绍齐紧紧抿着唇瓣,俊朗的面容上挂着冷凝的神色,幽深的目光扫了过来,在我身上转了几圈才看向陈绛。

合同上有纰漏。秦绍齐面色不改的从衣服中拿出了文件,淡然开口。

我挑了挑眉宇,走向门口,接过文件看了一眼,皱眉,签合同的时候都已经确定没有任何问题了,怎么现在倒是有问题了?

我的语气有些不耐烦起来,望着秦绍齐的目光更是多了一份的幽怨,

秦绍齐唇角轻勾,似乎是我不爽他的心情就莫名的好了起来一样,目光在我身上来回审视着。

因为打算要睡觉的缘故,我也只是穿上了睡衣,是陈绛没有穿过的睡衣,穿在我身上有些肥大。他的目光看过来,倒是让我脸上有些热了。

我是不是打扰到顾小姐的夜生活了?秦绍齐弯唇,一脸促狭的笑意,只不过那笑意并不达眼底。

我皱了皱眉,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。

陈绛伸手环住我的肩膀,将我拉在他的身后,面上挂着浅淡的笑意,轻声开口,秦少不介意在我这里办公吧?

秦绍齐撇了撇唇瓣,面上看不出来有太大的情绪,淡然开口,陈总这么好意,我也是盛情难却了,打扰了。

秦绍齐口上说的很是不好意思,不过动作上可是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的样子,越过我的身子径直走向了客厅。

我看着他的背影,眉宇紧蹙,也不知道秦绍齐突然又是在发什么疯。

陈绛似乎是看出来了我心中的不悦,轻笑了一声,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,柔声开口,别担心,我会解决好的。

我扯动了下唇瓣,勉强点了点头。

秦绍齐这个疯子,这么晚了还赶过来,显然是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离开了。

你先回去睡觉吧。陈绛回头看了一眼泰然坐在沙发上的秦绍齐,不禁皱了皱眉,低声说着。

我点了点头,心里的确也是一点都不想要和秦绍齐有半点的接触,尤其是这么晚的时候,即便还有外人在。

秦绍齐翘着二郎腿,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顾小姐,这个合同是你拟定的,不介意给我重新讲解一下吧?

低沉的嗓音中夹杂着丝丝的玩味,语气中又多了一份的调侃。

我紧紧抿着唇瓣,若是在我家的话,我一定会把秦绍齐给轰出去的,大半夜的跑到别人家里来,还耀武扬威的样子,真的是太让人讨厌了。

陈绛轻笑了一声,目光中满是宠溺,时间太晚了,琪琪明天还要上班,秦总有什么不理解的地方,我给你解答也是一样的。

秦绍齐单手拖着下巴,狭长的眼眸中闪烁着丝丝复杂的光芒,沉声开口询问,这份合同也是陈总和我签订的吗?

顾小姐要是没有这个诚意的话,我找谁合作不都是一样的。他嗤笑了一声,从沙发上站起身子来,语气中也尽显凉薄。

陈绛面上的笑意有些挂不住了,眸光中闪烁着复杂的光芒。

我抿了抿唇瓣,面上强撑着笑意走到秦绍齐的身边,一把抽走他手中的文件,不冷不热的开口。秦少哪里不懂我就给你解答疑惑。

秦绍齐挑了挑眉宇,唇角微微上扬,没有说话。

我心中即便是有诸多的不悦,在陈绛面前也没有展现出来,秦绍齐似乎也是看准了这一点,一条一条的协议和我捋顺着。

陈绛坐在沙发上陪同,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,秦绍齐的面上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,目光看向我,忙了一晚上了,要不要我请你吃早餐?

我紧紧咬着牙关,眼皮都有些睁不开了,恨声说着,秦少请早餐也不会是随随便便的那一种吧!

秦绍齐的心情似乎是很不错。笑着点了点头,你想要吃什么?

我偏头看了一眼陈绛,笑着眯眯眼,八十杯咖啡,一百个包子,谢谢秦少了。

秦绍齐面色顿时黑了下来,俊朗的面容上多了一份阴郁的神色,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转身就离开了房间。

我轻舒了一口气,一晚上没有睡,此刻已经疲倦到了极点,陈绛的精神也不是很好,倒是秦绍齐神采奕奕的。

你好好休息一下吧,下午在去公司也是一样的。陈绛看了一眼时间。上楼去换衣服了。

我抿了抿唇瓣,无奈的摇了摇头,我也是想要好好休息一下的,葛鑫离职了,工作上的事情也没有人能够接替下,我也只能坚持了。

陈绛洗好澡换好了衣服,我也换好了衣服出来,他看到我明显怔了一下,我不是已经告诉你,好好休息的吗?

我扯了扯唇瓣,无可奈何的开口,我也是后悔没有找来一个助理帮忙了。

陈绛轻笑了一声,轻声说着,给你一个教训也是好的。

我点了点头,也的确是应该找一个助理了。

和陈绛出门,就看到了坐在车子里面的秦绍齐,从车窗里面探出来了半边的身子,面上挂着柔和的笑意,早啊!

我身子一僵,秦绍齐还真是阴魂不散啊。

明明之前不都是已经离开了吗,怎么现在又回来了?

秦总还没有去上班?陈绛淡然的开口,熟稔的好似多年的朋友一样。

秦绍齐挑了挑眉宇,幽深的目光刻意的在我脸上划过,低声开口说着,有些人不是想要吃早餐,没办法。

我眉宇微蹙,不愿意去看秦绍齐面上的表情,兀自迈上了车子。

陈绛站在不远处和秦绍齐客套了一番。也不知道和秦绍齐说了什么,陈绛坐上了他的车子,我一脸黑线的看着秦绍齐的车子扬长而去。

我赶到了公司,前台面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压低了嗓音询问我,顾姐,陈总身边这么多年都没有女朋友,是不是因为不喜欢女人啊?

我唇角抽动了下,不知道是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出现的。

前台扬了扬手中的咖啡,秦少刚刚送来的,据说秦少今天和陈总一起过来的,之前秦少一直纠缠你,是不是想要勾搭陈总啊?

我倒吸了一口气,忍不住想要笑。却还是绷着脸,义正严辞的说着,不要多想。

前台点了点头,没有多说什么。

我转身轻笑,陈绛不喜欢女人这一点,我也是有想过的。

他的身边几乎是没有任何女人的存在,像他这个年纪,对女人没有任何兴趣还是有问题的,也难怪陈母会那么着急了。

不过把陈绛和秦绍齐联系在了一起,还是很有喜感的。

一个是浪荡在百花丛中的花花公子,一个是与女人隔绝的工作狂。

我脚步轻快的走回了办公室,办公桌上还放着精致的糕点和热茶,我捏着一小块糕点尝了尝,味道还不错。

笑话听的很好笑吗?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的警告和玩味。

我身子一僵,僵硬着身子转过去,看到是秦绍齐,眉宇紧蹙,秦少,合同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,你还有什么事情?

昨天晚上被秦绍齐折磨了一晚上,现在看着文件都有些头晕。

秦绍齐眉宇微蹙,唇角勾勒起来一弯似笑非笑的弧度,缓缓的走了过来,顺便把办公室的门给关上了。

顾琪,你觉得我找你来还会有什么事情?

他轻笑了一声,声音很是轻柔,可我从他的声线中,却是没有感受到半点的柔和,反而感受到了更多的是阴冷。

我抿了抿唇瓣,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了一步,眉宇紧蹙,低声询问,秦绍齐,你究竟想要怎么样?

秦绍齐走了过来,双手支撑在我的办公桌上,幽深的目光炯炯盯着我,沉声开口,我还是对你太放松了吗?

我微微一怔,有些不明白他话语中是什么意思。

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让你离陈绛远一点,嗯?秦绍齐俊朗的面容凑近了几分,刻意压低的嗓音着浓浓的不悦。

修长的手指突然伸了过来。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就被他捏住了下巴。

你那么缺钱的话,不如过来投奔我好了。他轻笑了一声,幽深的眼眸中满是狠戾的神色。

我轻轻咬着唇瓣,想着秦绍齐给我带来的屈辱,眼眶有些泛红,使足了所有的力气,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。

秦绍齐动也不动,任由我的动作,一半的脸颊片刻就红肿起来了,带着艳丽的红色。

我从来都不吃回头草,尤其是像你这样自以为是的草包。我轻笑了一声,一把甩开了秦绍齐的手臂。

将桌上的糕点和热茶仍在了垃圾桶里面,淡然开口。刚刚我还在想,为什么这个糕点的味道不对劲,哦,原来是草包气太浓了啊。

我抽出纸巾,狠狠的擦试着手指上的痕迹。

秦绍齐保持着动作半晌,目光落在我的身上,意味深长的开口,顾琪,你最好是一直都保持这样的态度,永远都不要变。

我嗤笑了一声,也没有想要去理会他的意思。

我想要是什么态度都和秦绍齐没有任何的关系,至于秦绍齐,从前我不会对他动情,之后,我也不会对他动心。

秦绍齐也没有多说什么,转身就离开了。

直到几天之后,我才终于知道,为什么秦绍齐会那样和我说了。

自从秦绍齐和我签订了合同之后,生态园这边的事情大多就都交给我来处理了,而他则是回了暮城坐镇去了。

据说还是因为生态园这个项目的原因,董事会都不是很满意这个结果。

秦绍齐离开了临城,我是最为开心的那一个,至少终于没有人会来打扰我的生活了。

也是这一天,我按照惯例来看一眼工作,顺便和张江沟通一下关于接下来推广和营销的问题,恰好碰到了秦母过来。

看到秦母,我心中是有些抵触的。

只要一看到她,就会想到三年前的那些屈辱的事情。我低下头和张江解释着,突然想起来,我公司那边还有事,我先走了。

张江一脸的不解,还没有来的及说话,我也顾不得解释,转身就想走。

顾琪,我想要和你谈一谈。一如既往柔和的嗓音,和记忆中的一样。

也是这柔和的嗓音,让我从此踏上了万劫不复的地步。

我脚步一顿,面上的表情有些凝结,目光看向她,淡然开口,秦夫人。我以为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。

秦母眉宇微蹙,似乎是没有想到我会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,面上的表情也冷了几分,你以为你在临城混了两年,就真的翅膀硬了?

我轻笑了一声,面上挂着柔和的笑意,我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,秦家想要弄死我,随时都可以。

就像之前一样,把我玩弄在股掌之间还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吗?

秦母眸光闪烁了下,目光落在了张江的身上,张江面上的表情有些尴尬,随即推开了办公室的门,顾小姐,这边请。

我犹豫了下,还是跟上了张江的脚步。

对秦母我心中是有诸多的不悦,只是我也不会让张江太为难,之前在秦氏工作的时候,张江也帮过我不少。

秦母走在我的前面,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,三年的时间不见了。

秦母没有了记忆中的那般雍容华贵的样子,反而是苍老了不少,鬓角也长出了不少的白发,整个人的气势也发生了不少的变化。

张江端上来了两杯咖啡之后,就出去了房间。

秦母坐在我的对面,面上没有太大的表情,我也没有开口说话,静静地看着的她。

许久。她终于坐不住了,瞪圆了眼睛看着我,狠狠的开口说着,顾琪,你要离开的话,就走的远远的,现在又是怎么样,你就不能放过绍齐吗?

秦母有些声嘶力竭的喊着,猩红了眼睛,一点都不像一个贵妇,反而是像极了一个泼妇。

我面上仍旧挂着浅淡的笑意,淡然开口说着,秦夫人,我想你可能是理解错了。你要是能够让秦少放过我,我感激不尽。

遇到了秦绍齐,我整个生活都发生了改变。

如果有可能,我一定会选择不会遇到秦绍齐,不会想要报复回去,就答应和秦绍齐假结婚,如果不是因为这样。

我的生活可能仍旧是之前的那般苦涩,却也不至于这么痛苦。

是我太自私了,我记不得秦绍齐对我好,只能记得他给我带来的伤害。

秦母听我这样说,面上的表情则是越发的冷凝起来了,从手提包中抽出了一沓子的照片扔在了我的脸上,怒声骂着。

当年绍齐说要娶你的时候,我就应该反对的。你肚子里面的孩子根本就不是绍齐的。不禁让绍齐难做,就连秦家都蒙了羞,现在还想要揪着绍齐不放吗?

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,怪不得你前夫会想要抛弃你,就是因为你这个女人太蛇蝎心肠了!

秦母突然站起了身子,想要扇我巴掌,我眉宇微蹙,椅子向后转了过去,躲过她的手臂,冷声警告着,秦夫人,请你自重。

我站直了身子,目光看向了秦母,面上的表情也越发的冷凝起来了。你要是对我动手的话,我不介意马上就报警。

秦母抿了抿唇瓣,身子不住的颤抖着,却也没有说话。

我撇了她一眼,这才将目光看向了散落在桌子上的照片,照片上都是陈绛带着小天使的照片,还有dna验证的结果。

我皱了皱眉,将照片拿了起来。

我倒是小看你这个女人了,和绍齐在一起之前你就和陈绛搞在了一起,要不是我去调查,还真被你蒙骗在鼓里了。

秦母红着眼眶,恶狠狠的说着。

我捏着照片的手指不由得紧了紧,嗤笑了一声,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。不管孩子是谁的,当年你们不都是不想要的吗?

秦母身子明显的僵硬了下,随即颤声说着,我早就知道这个孩子不会是我们秦家的,怎么会让这样一个不清不楚的孩子生下来?

我心头一疼,小天使才不是不清不楚的孩子。

我睁大了眼睛,努力维持着自己的冷静,目光炯炯的看着秦母,一字一顿的开口,我很庆幸当初我的孩子没有任何的意外,不然我一定会让你们血债血偿的!

小天使是幸运的存在。

在我最为压抑的一段时间,还是成长了。

秦母颤抖着身子看着我,面上的表情说不出来的复杂,我深深的看了她一眼。转身就想要离开,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聊的了。

顾琪,你究竟想要什么?身后的嗓音说不出来的无助,似乎是还带着祈求的意味,绍齐已经准备和露露结婚了,你不要再出现在他们的生活中了。

我脚步停顿了下来,面上还挂着一弯嘲讽的弧度,低声询问,秦夫人,你可能是自我感觉太良好了,我对秦绍齐一点想法都没有。

既然没有,我给你一千万,你离开临城,再也不要回来了。秦母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支票,递了过来。

我看着支票不由得好笑,将薄薄的纸张捏在了手中把玩着,唇角轻勾,不留情面的狠狠撕碎,秦夫人,我看起来是不是真的很好欺负?

三年前我怀着孕你们秦家拿着支票来匡我,我年少无知被欺骗也是理所应当的,三年后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?

我将碎片扬在地上,看着散乱在地面上的白色,心中说不出来的愉悦。

谁说报复之后心情不舒服的?

现在我很是享受报复之后带给我感官刺激,午夜梦回的时候,我多么想自己能够在三年前勇敢一点。

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没有办法重来。

如今,秦母站在我的面前想要侮辱我。怎么还会给她这个机会?

秦母愣了一下,面上的表情有些茫然,什么时候给你了支票?

我轻笑了一声,面上的表情越发的冷凝起来了,秦家的人还真不愧是演技派的。

秦夫人,如果你来只是想要和我说这

些的话,那么劝告你还是去找秦绍齐说吧,他出现在我的生活中,让我也很是苦恼。

如果你能够让他从今以后消失在我的生活中,我会感谢你。

秦母红了眼眶,斗大的眼泪从眼眶中滑落下来,整个人的力气似乎是在一瞬间就被抽走,无助的瘫坐在椅子上。

我愣了一下,秦母突然的行为让我有些茫然了。

琪琪。算我求你了。秦母捂着脸,看不到她面上的表情,我已经失去一个儿子了,不能再失去绍齐了。

绍齐是我唯一的希望了,我不能让他毁在你这里啊!

秦母无助的开口,我整个人僵硬在原地,眉宇紧蹙,不知道秦母为什么会这么难过。

秦家到了秦绍齐这一代,似乎只有秦绍齐一个直系的孙子,没有听说过秦绍齐还有兄弟啊。

我抿了抿唇瓣,不知道怎么开口劝说。

秦母擦了擦面上的眼泪,目光炯炯的盯着我,目光中丝毫不掩饰她对我恨意与幽怨,那是来自骨子里的幽怨。

你知道绍齐为什么会回去的那么匆忙吗?匆忙到这边的项目都没有交接好,就离开的原因吗?

关键字: 恰似你的温柔 顾琪秦绍齐 二哈才不流浪

恰似你的温柔小说
大眼橙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