抖音小说《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》全文阅读虞锦沈却

时间:2021-09-11 14:38:52    作者:荔枝很甜    来源:TB

小说简介: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荔枝很甜 著 都市小说已完结★★★本书简介★★★《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》小说,主角是虞锦沈却等。故事主要讲述了:夜阑人静,风拂过屋檐,发出簌簌之声。虞锦那双桃瓣似的眼睛亮如星子,道:我帮你。楚澜...

抖音小说《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》全文阅读虞锦沈却

虞锦沈却《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》文章节选

夜阑人静,风拂过屋檐,发出簌簌之声。

虞锦那双桃瓣似的眼睛亮如星子,道:我帮你。

楚澜蹙眉:可

你与侍卫相熟,定能轻易引开他们,只要拖住一时半会儿便可。虞锦握住她的手,道:放心吧。

楚澜动摇了。

虞锦说的是不错,她能轻易引开那些侍卫。

她抿唇,低头道:可此事定会牵连到你,我实在过意不去。

虞锦笑着点点她的脑袋,你我之间,何必客气。再说阿兄若恼我,要将我送去梵山的话,不是还有你么。

闻言,楚澜坚定颔首:你放心,我绝不会让他将你送走的。

两双眸子一对,这事便说定了。

=====

不知楚澜说了甚,侍卫很快便被引去了院子外。

虞锦屏息,吱呀一声推门进去。

乍一瞧见桌案的烛光时,她吓得脸都白了,再仔细一瞧,原来只是留了只蜡烛而已。

她疾步走至桌案后头的石壁前,找到楚澜说的暗格位置,屈指敲了敲,果然有回响。

摁了一下,暗格便缓缓打开,那根长鞭赫然躺在里边。

虞锦蹙了下眉,伸手进去探了探,却是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也是,密函那等重要的物件,怎会与这根鞭子放在一块,但既然寝屋里有一处暗格,就应当有第二处才是。

虞锦攥拳,握住烛台,沿着墙一处处敲过去。

时间一寸又一寸流逝,烛火燃半。

没有、都没有

窗外忽传一声哨响,虞锦侧身望了眼紧闭的窗牖,是楚澜快拖不住人了。

她抿唇,动作更快地摸完了一整面墙。

可还是什么都没有。

虞锦重重呼气,就听一道熟悉的嗓音自不远处传来,正是白管家的声音,紧接着,那哨声愈发急。

她心下一个咯噔,是沈却回来了!

虞锦迅速将烛台放回原处,攥着楚澜那根宝贝鞭子,在寝屋匆匆扫了一眼后,几乎与屋门被推开的同时,她也推开了湢室的小门。

沈却推开门,往桌案处走。

身后白管家捧着账簿,道:还有几项大的进账,老奴尚未算明确。

沈却落座,他素来不爱听这些,只说:白叔打理便可,不必与我过目。

白管家才叹气道:王爷还当老奴正值壮年呢?王府这般大,府里上下皆靠老奴一人打理,哪里看顾得过来?

沈却看一眼白管家,见他半头白发,终于还是伸手接过账簿,匆匆一阅,道:是我思虑不周,改日寻个算账先生替白叔分忧。

白管家嘴一努,又没说话了。

谁要他的算账先生

半响,白管家轻轻一叹:老太君从上京送来几盒颇有功效的祛疤膏,说是圣上赏赐,老奴去拿。

送走白管家后,沈却疲倦地喊人备水。

不几时,湢室内便水雾弥漫。男人熟练地解了鞶带,哗啦一声,一件一件衣裳便落了地,先是长袍,再是薄衫、里衣

很快,就露出精瘦有力的腰身。

角落的梨木夹子上挂满了衣裳,虞锦蹲身在此,叫天天不灵、叫地地不应,她猛地捂住眼,显然是要急哭了。

救命!

她紧紧贴着墙,耳畔的水声一下、一下击打耳膜,她又改去捂住耳。

倏然,面前的梨木架子往前歪了一下,虞锦手快地握住架脚,险险歪着桎梏住架子,然,只听簌簌两声,几件衣裳落了地。

虞锦:欲哭无泪。

空气肉眼可见地凝滞了下来。

男人抬眼,一簇凌厉的目光落在角落。

哗啦一声,他猛地起身,惊起一阵水花,长衫就这么覆在身上,每走一步,便抖落几滴水珠。

沈却握住梨木架子,欲要挪开,岂料竟有一股相反的力道与之对抗。

望着那露出的一角藕色,他喉间溢出声冷笑,稍一用力,嗙地一声,架子与衣裳一块倒地。

一个垂目,一个仰头。

四目相对,虞锦忽生一种悲凉之感,觉得此生的尴尬都在这时了。

她腿发麻,缓缓站起身,垂目我了半响,尚未说出个所以然,又听窗外一声急促的哨响。

再看她手里攥着的长鞭,缘由霎时清晰明了。

虞锦不敢抬头看他,只垂着脑袋,看他衣角的水珠啪嗒啪嗒掉落,不知为何,觉得后颈的晒伤更热更疼了

头顶一阵发凉,一道低沉冷冽的嗓音幽幽传来:如何,看够了?好看吗?

好看吗——

虞锦僵了一下,嗡声反驳:我不是故意的,我没想阿兄恰要沐浴,而且我捂了眼的。

那我还要夸你?

那倒也不必

沈却真真是叫她气笑了,抬手去扯她的长鞭,谁知虞锦不给,往回缩了一下。

她抿唇看他,他扯一下,她就缩一下,反正就是不给。

男人眼眸半眯,凉凉道:我看今日罚轻了。

虞锦紧接着说:我后颈还疼着,落雁说红了一片,很是严重。

沈却嘴角一抽,还挺委屈。

不及再开口,手腕忽然被一股温热的力道握住。

虞锦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,攥住一根食指,轻轻晃了一下,又晃了一下,直到男人力道渐渐收起,她才压低了声音,轻轻道:我求你,求你了

一如从前对虞时也撒娇那般,若是虞时也在场听了,便会发觉连口吻语调都一模一样。

可这一模一样的话,到了不同人耳朵里,效果却是大不相同。

沈却只觉得喉间发痒,小腹都跟着一紧。

他平静了一下,甩开虞锦的手,背身道:出去。

虞锦狐疑地看他一眼,出去?

沈却哑声道:告诉楚澜,再有下一回,我就把她和她那破鞭子一道扔进火场,谁来求都没用。

这是放她走的意思了?

虞锦连忙道:阿兄放心,我一定好好说教她!

说罢,脚底生风似的跑了。

站定半响,直至雾气散开,水都凉了,沈却才复又踏进浴桶,任由凉水没肩,熄了火。

他摩挲了下陈旧的扳指,阿兄阿兄,她拿他当亲哥哥,他一时倒还真迈不过那道坎。

男人长吁一口气,如是想。

=====

沐浴后,桌案上的红烛恰好烧尽。

沈却点了火折子,重新燃上一支烛,正抬眼之际,却见烛台滴落的腊迹左高右低,像是被人拿起来晃过一样。

他微顿了一下,转而去看搁置楚澜长鞭的暗格,正正在桌案后的墙面上,烛台放在桌上,正正照得明亮。

蓦地,沈却目光落在角落、沿着缝隙的几滴腊上。就那么几滴,很是不打眼,倘若等明日天一亮,丫鬟洒扫过后,许是便没了痕迹。

他再往前几步,又将被挪动了分毫的木雕移回原位。

沈却就这样站在此处,眸色晦暗难明,如夜鹰一般锋利尖锐,目光一寸、一寸地掠过自己的领地。

他眼半眯了一下,不知想起什么,过了好半响,开口唤道:段荣。

吱呀一声,侍卫推门而进。

去把表姑娘给我叫来。

他顿了顿,又说:再让元钰清来一趟。

关键字: 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 虞锦沈却 荔枝很甜

《惊雀》TXT全文阅读小说
大眼橙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