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全章节)《应欢韩见觐》应欢韩见觐小说全文阅读

时间:2021-09-13 12:45:19    作者:应欢    来源:ZH

小说简介:以应欢韩见觐为主人公进行执笔的小说《蓄谋》是作者应欢的又一力作,主要讲述了: 要个孩子韩见鄞回来的时候,应欢已经睡着了。连续一天的低烧让她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状态,连他车子的引擎声都没有听见,一直到浴室传来淋浴...

(全章节)《应欢韩见觐》应欢韩见觐小说全文阅读

应欢韩见觐《蓄谋》文章节选

第1章 要个孩子

韩见鄞回来的时候,应欢已经睡着了。

连续一天的低烧让她整个人都是昏昏沉沉的状态,连他车子的引擎声都没有听见,一直到浴室传来淋浴的水声,她这才醒了过来。

在继续睡和过去找他之间犹豫了三秒后,

应欢到底还是下了床,敲了敲浴室的门。

你回来了?

嗯。

他很快关了水,然后,披着浴袍出来。

他的头发还没干,水顺着额前的刘海一滴滴落下,俊逸的脸庞,深邃的眼眸加上那浴袍下若隐若现的健硕的身体,应欢忍不住伸出手,将他浴袍的腰带拉住!

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她抬起眼眸看他,一边笑着问,手一边往他浴袍里面探。

对比起她,韩见鄞的样子要冷静许多,低头看了一眼她的手后,回答,我们结婚两周年的纪念日。

嗯哼。

应欢有些漫不经心的回答了一声,然后,直接踮起脚尖准备去吻男人的嘴唇,但下一刻,他却是将头转开了。

欢欢,别闹。

他的声音低沉,带着几分魅惑,但表情却是那样的冷静。

应欢自然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冷静。

结婚两年,他们每天都睡在同一张床上,每天早晨他起来都会跟她说一声我爱你,不管应欢要求什么,他都顺着她,唯独这件事情

倒也不是因为任何的原因,仅仅是因为他身体不行。

应欢知道他对这件事情很敏感,也不敢继续撩拨他,只帮他将浴袍拉好,笑了笑后说道,这两天要降温了,我怕你感冒而已。

没事,我会注意的。

韩见鄞的话说完,手已经将应欢的拉开,往床的另一侧走去。

应欢顿了一下后,说道,我今天去过医院了,你什么时候去做检查?

她的话让韩见鄞的动作一僵,然后,抬起头来看她。

应欢知道他在想什么,随即说道,是关于试管的事情,你忘了吗?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说了,等公司的事情上了正轨,我们就要个孩子。

哦,想起来了。

所以呢?

我这两天没什么时间,等我空了再带你去,好吗?

应欢没说话,只不悦的皱起眉头。

韩见鄞很快将她的手握住,我保证,就这个月内。

行吧。

应欢总算勉为其难的答应,而那个时候,韩见鄞已经低头,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额头后,好了,睡吧。

应欢醒来时,韩见鄞已经不在房间了。

她也早已习惯了他这早出晚归的规律,正准备下楼的时候,眼角却瞥见了一件东西。

那是一支口红。

这位置应该是韩见鄞昨晚放外套的地方。

应欢立即弯腰捡了起来,却发现是自己最不喜欢的那个牌子,而且,这还是一支用过的。

应欢的手顿时握紧了。

但很快的,她又松开。

韩见鄞身体是什么状况她最清楚,他不可能有其他的女人。

而且,他对她的感情,应欢也有信心。

想到这里,应欢也没有任何的犹豫,直接将那口红丢进了垃圾桶里。

就在那个时候,管家王叔的声音传来,小姐,外面来了位唐小姐,说是来找姑爷的。

王叔性格沉稳,此时的声音却是少见的颤抖,应欢的眉头不由微微一皱,看向他,还有呢?

小姐,那个女人说是怀了姑爷的孩子。

第2章 他离不开我

下楼的时候,应欢先上下打量了一番坐在那里的女人。

大波浪卷发,紧身的黑色裙子彰显出她那凹凸有致的身材,精致浓艳的妆容更明显是有备而来。

看见应欢,女人立即站了起来,和她对视着。

那犹如胜券在握的样子让应欢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几分,然后,她看向王叔,你去倒杯茶吧。

是。

王叔立即依言退下。

在看着王叔身影消失后,应欢这才看向那女人,不知道如何称呼?

我姓唐,唐田。

哦,唐小姐,不用客气,请坐吧。

应欢话说着,直接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唐小姐是来找我老公的吧?不巧,他去上班了。

应欢平静的样子让唐田很是意外,她有些无措的握了握手后,这才说道,我是来找见鄞的,但这件事情我觉得韩太太你也应该知道。

韩太太?

这个称呼让应欢有些恍惚,但很快的,她点头,洗耳恭听。

我怀了韩总的孩子。

唐田直接说道。

然而,就在她话音刚落下的时候,应欢却是直接笑了出来!

那噗嗤一下的笑声让唐田一愣,随即皱起眉头,你笑什么?

抱歉唐小姐。

意识到她可能生气了,应欢这才勉强的收起笑容,然后,认真的看着她,然后呢?你要跟我说什么?

应欢的反问让唐田突然有些回答不上来,眼睛也不由瞪大!

而那个时候,应欢已经说道,你这是想要告诉我,你怀了我丈夫的孩子,要我退出,成全你们两个吗?

但是唐小姐,你是不是忘了一件事情?韩见鄞他现在是嘉盛的总经理,但嘉盛是我们应家的产业,而我,是应家的唯一的继承人。

所以说,你刚不应该称呼我为韩太太,我应欢,从来不是韩见鄞的附属品,但他韩见鄞却是靠着我应欢爬到今天的位置的,离开了我,你觉得他还能是今天的韩总吗?嗯?

应欢的声音很轻,一字一句的,脸上甚至还挂着淡淡的笑容,那看似天真的眼睛里,却是一片的冷冽!

唐田看着,身体不由一震!

那个时候,王叔已经将茶端了上来,却不是给唐田的,而是放在了应欢的面前。

王叔,送客吧。

应欢也不愿意再看她,直接站了起来!

但下一刻,唐田的声音却从后面传来,但我真的怀了他的孩子!韩太不,应小姐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!求求你成全我们吧!

应欢的脚步一顿,却没有回头,直接上了楼。

她知道,王叔有办法将她拖出去的。

原本应欢今天是约了小姐妹要去茶楼的,但此时,她却是从衣柜中拿了套正装,换上后,下了楼。

王叔,叫司机备车,我要去公司。

第3章 不要骗我

嘉盛。

作为容城第一集团,嘉盛大厦占据了市中心最繁华的地带,两年前,韩见鄞和应欢结婚后就进入了嘉盛工作,一步步的走到了今天,成为了嘉盛最年轻的总经理。

但不管韩见鄞的功劳多少,也永远有人记着,他是靠什么才有的位置。

应家在容城中的位置,更是谁也无法撼动!

应欢平时很少来公司,今天突然出现,外面秘书室的人都是猝不及防。

韩见鄞的特助徐彻更是立即上前来,应小姐,您怎么来了?

怎么,我不能来?

应欢扬了一下眉头,也不等徐彻回答,直接将韩见鄞的办公室门推开!

正好看见的,是站在里面的人。

刚还在别墅中的人此时已经站在韩见鄞面前,脸上挂着未干的泪痕,看上去倒是可怜楚楚的。

应欢的眼睛微微眯起,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?

欢欢。

韩见鄞倒是淡定的很,直接绕过唐田,几步走到应欢面前,你怎么来了?

你这问题和徐特助的倒是如出一辙。应欢朝他一笑,并且一把,将他握着自己的手抽了出来,指了指那边的唐田,怎么样,要我给你们腾地方,还是你给我解释一下?

她的话说完,韩见鄞却只笑了一下,然后,转身看向唐田,唐小姐,你可以出去了。

韩总,我

这件事情,我会帮你处理的,徐彻,送唐小姐出去!

听见反复,徐彻立即上前,将唐田请了出去,顺带着,将门关上。

应欢就一直站在那里看着,面无表情。

听说韩总就要当爸爸了,恭喜。

她的话说完,韩见鄞只是笑。

应欢却笑不出来,眼睛只盯着他看,原来韩总不是身体不好,是因为对我毫无

她的话还没说完,韩见鄞突然伸出手来,将她的腰一把搂住!

那猝不及防的动作让应欢的眉头顿时皱起,手更是抵在了他的胸口上,防止他的靠近!

那孩子不是我的。他直接说道,那天晚上我是喝多了,但还没到那种地步,她的话,不过是诓骗人的把戏,想要拿几个钱而已,别人也就算了,你也信了?

韩见鄞的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不知道是自嘲还是其他,深邃的眼眸中更是一片平稳,不见任何的波澜!

应欢抿了一下嘴唇后,说道,是吗?

当然,而且我身体状况如何,你最清楚的。

韩见鄞的话说着,声音暗沉了下去,应欢随即将他的脖子搂住,扬起嘴唇笑,我不在乎,只要你心里只有我就可以了。

当然,我不爱你,爱谁?

他的话接的极其自然,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应欢的脸颊后,吻了吻她的额头。

应欢这才终于笑了出来,将他抱住,嗯,你这样说,我就这样信了,但是韩见鄞,有一天如果我发现你骗我的话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,明白吗?

第4章 不会给人第二次机会

从公司出来后,应欢便去赴了小姐妹的约,一群人正在那里讨论着时光会所新来的人,笑的花枝乱颤。

看见应欢过来,闺蜜袁岚依立即招了招手,哟,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!现在要见你一面可真难。

那是,我们应小姐自从结婚之后可真的是见一面少一面了。

少给我贫。

应欢翻了个白眼后,直接坐下,刚说什么呢这么开心?

这事你就是听了也不感兴趣,你现在都有你老公了。

就是,想想当初我们中最爱玩的人可就是你了,单是时光会所里面,就有好几个人为了能得到你的垂青大打出手,这事情可是我们容城的一段佳话。

是笑话吧?应欢冷哼了一声,堂堂应家大小姐每天不务正业,就知道喝酒泡男人,这些话也都是你们给传出去的吧?

应欢的话说着,眼里不免多了几分冷厉,周围的人见着,一个个顿时都不敢吱声了。

她知道,这后面其实还有更加难听的话。

比如说,韩见鄞跟她结婚,其实就是一个捡破烂的。

但这些,应欢从来不在乎。

袁岚依看了看她们后,这才开口说道,行了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应欢,既然今天你都来了,不如跟我们一起出去玩玩?听说时光会所可是来了几个不错的新人。

算了,我医生告诉我了,我这段时间不能喝酒,要调养作息。

不能喝酒袁岚依先是一愣,随即想到了什么,瞪大眼睛,你怀孕了?!

她的话说完,应欢直接翻了个白眼,也懒得继续跟她解释,直接站了起来,没什么事情我就先回去了。

话说完,应欢转身就走。

在场的人自然是没有人敢拦着的,袁岚依倒是追了出来。

哎,我有件事情觉得还是应该跟你说一下。

什么?

袁岚依盯着她看了一会儿,终于还是说道,我前段时间在酒吧里看见你老公了,还和一个女人在一起。

嘉盛总经办。

唐田被徐彻带到了会客室,在看着应欢离开后,她才再次到了这办公室中。

此时,韩见鄞就坐在办公椅上,眉头挑起,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看。

唐田的心头不由一跳,在过了一会儿后,她才缓缓说道,韩总,我

你越界了。韩见鄞的声音平静,眼眸中却是一片冷厉!

唐田看着,身体不由一颤!

随即,她上前将他的手握住!

韩总,我不是故意要让你妻子知道我们的事情的,我就是我是真心爱你的!你放心,我以后什么都不会做了,我就安安静静的呆在你身边,好不好?

唐田的话说完,面前的人顿时笑了出来。

薄唇微微扬起,眼眸随着那动作也有了些许的弧度,唐田看着,脸上也顿时有了笑容,趴在他的膝盖上。

只要能留在你身边,有没有名分,我都无所谓的。

是吗?韩见鄞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几分,然后,手轻轻的贴在她的脸庞上,你对我的感情可真叫人感动,但我这人有个规矩,从来不会给人第二次的机会,懂吗?

韩见鄞的话说完,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!

唐田的脸色更是变成一片苍白!

韩总,那孩子呢?!我和你的孩子呢!?

我会让人带你去医院,你,包括肚子里的那个东西,我都不想再看见,听懂了吗?

第5章 因为你爱我

时光会所。

袁岚依到底还是有些不安,就连身边人跟她说了什么都没听清楚,一整晚的眼睛几乎都在应欢的身上,就怕应欢闹出点什么事情来。

但让她意外的是,应欢的样子却是正常的很。

酒没少喝,脸上始终挂着笑容,和身边人打情骂俏的样子和从前倒有几分相似。

但袁岚依到底还是坐不住,直接上前,应欢,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?毕竟你已经结婚了,要是让你爷爷知道我带你来这里,他肯定要怪我没教你好了。

你怕什么?应欢哼了一声,手更是一勾,将身边的男人一把搂住,我今天也不打算回去了,经理呢?叫他过来,这人,我今天就带走了。

欢欢,你看你,喝醉了吧?袁岚依赶紧将她的手拉下来,一边准备打电话,应欢却一把将她的手按下!

准备给谁打电话呢?嗯?

她的目光阴沉,袁岚依看着,眉头不由拧了起来,正要说什么时,眼角却瞥见了什么,表情瞬间放松下来,行了,你们的事情你们自己解决吧,我就先走了。

话说完,袁岚依直接起身。

应欢立即明白了过来,顺着她刚看的方向看了过去。

韩见鄞就站在包厢门口处。

他身上还穿着今日在公司穿的那套西服,黑色的外套,白色的衬衣,加上那一张俊逸的脸庞,矜贵的样子宛如王子一般。

应欢看着,不由哼了一声。

然后,她直接将身边男人的脖子搂住。

你叫什么?晚上就跟我走如何?

应欢的身份谁都知道,听见她的话,那男人脸上自然是大喜,正要回答时,应欢的人却是被一把拽了过去!

别喝了,跟我回家。

韩见鄞的声音很轻,话一边说着,一边弯下腰要将应欢抱起来,但下一刻,应欢却是一把将他推开!

谁说我要回去了?你没听见我刚说的话吗?我晚上要住在这里!

她的话说完,韩见鄞的眉头立即皱了起来,欢欢。

怎么,就许你自己在外面寻欢作乐吗?应欢冷笑了一声后,将韩见鄞的衣领一把揪住,你是不是以为,我跟你结婚,就真的非你不可?

韩见鄞,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,整个容城内,想要娶我的人

应欢的话还没说完,韩见鄞突然伸手,将她的腰一把搂住!

她的身体就这样直接贴在了他的上面!

我知道,你就是非我不可。他轻声说道,唐田的事情我会跟你解释清楚的,但现在你先跟我回去,好吗?

他的声音低沉魅惑,那深邃的眼眸落在应欢身上的时候,更如同一汪深潭,让应欢忍不住的沉沦。

在应欢还来不及回答的时候,他已经弯腰,将她打横抱了起来!

应欢倒也不挣扎了,只低声呢喃重复着他刚的那句话,非你不可韩见鄞,你可真有自信啊!你怎么就知道,我非你不可?

她的话说完,韩见鄞似乎笑了一声,然后,低头看着她。

因为应欢,你爱我。

第6章 这是他的孩子!

应欢第二天刚醒来就接到了老宅的电话。

应老爷子让她回去一趟。

应欢知道,他一定是听说了她去会所喝酒的事情。

应欢父母去世的早,作为应家唯一的继承人,谁都知道,老爷子从小将她宠上了天。

结婚之前她每日喝酒泡吧他都不管,执意要和一穷二白的韩见鄞结婚也同意。

但这都是外面的说辞。

应欢心里清楚的很,老爷子之所以这样,不过是心中有愧!

但此时,应欢却懒得想这些事情,直接让司机开车到了老宅。

刚一进门,就发现老管家已经在那里候着了。

应欢小姐。

看见她,老管家立即上前来,低声说道,老爷这段时间身体不好,您说话的时候尽量不要跟他顶撞。

哦。

应欢随便回了一声后,直接往楼上走。

老爷子就坐在阳台的摇椅上,眼睛闭着,倒像是睡着了。

应欢的脚步顿时停下,正要悄悄下楼的时候,老爷子的声音传来,过来。

他声音中,倒是带了几分少见的严厉。

应欢抿了一下嘴唇后,走了过去。

你昨晚去哪里了?

老爷子坐直身子,抬起眼睛看她。

我就和岚依去喝了两杯,没做什么。

应欢,结婚之前你做什么我都不管,但现在你已经结婚了,就应该有为人妻的样子!

我知道了。

应欢并不打算跟他争论,只乖乖回答。

那干脆的回答倒是让老爷子噎了一下,在过了一会儿后,他才说道,你和见鄞吵架了?

没有,就是一些小误会。

那就好,这些年你又不愿意到公司中去,他在公司做的倒是不错,但到底不管如何,你还是得提防着他一些,懂了么?

我知道了,爷爷还有什么事情么?

应欢的样子很是冷淡,老爷子看着,眼眸中不免有些失望,嘴唇嗫嚅着,却到底没说什么,只摇摇头。

那我先走了。

话说完,应欢转身就走。

应欢!

老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来,应欢的脚步顿时停在原地,却没有回头。

你是不是还在恨我?

他的声音嘶哑低沉,应欢听着,却忍不住笑了一声,怎么会?爷爷不是说了吗?您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好,我感激都还来不及呢!

她也不等他回答,再次抬脚,老爷子那欲言又止的目光就这样被她丢在了身后!

正好,医院也给应欢打了电话,让她去做一些详细的检查为试管的事情做准备。

应欢刚出电梯时,正好看见一道身影经过。

应欢记得,那是韩见鄞的女秘书海蒂。

她怎么在这里?

应欢的眉头顿时皱起,随即想也不想的跟了上去!

唐小姐,手续都已经办好了,这是我给您找的护工,手术就安排在下午。

海蒂的脚步很快停下,站在她面前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唐田!

应欢的脚步顿时定在原地,在听清楚海蒂的话后,她那垂在身边的双手顿时握紧!

而那个瞬间,唐田更是直接跪了下来!

海蒂,我知道你是韩总信任的人,你帮我跟他求个情好不好?我可以什么都不要!求求他,让我留下孩子吧!这可是他的孩子!

第7章 那个说爱她的男人

韩见鄞,的孩子。

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,应欢那攥紧的拳头顿时松开!

然后,她低头轻笑了一声。

那边的人还在继续,求你了,只要让我留下这个孩子,我做什么都可以!我是真心爱他,爱这个孩子的!

唐田哭的脸都花了,海蒂的脸上却依旧不为所动,正要说什么时,一道声音传来,海蒂,好巧。

听见这声音,海蒂的脸色顿时变了,人也迅速转身!

应应小姐!

跟着韩见鄞的时间长了,海蒂早就已经习惯喜怒不形于色,但那个时候,应欢却清楚的从她的眸中看见了慌乱!

应欢却只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,怎么这么惊讶,不想看见我?

应小姐,这是一个误

海蒂,我记得之前我还在公司的时候,是你一直陪着我对吧?

应欢将她的话直接打断!

海蒂的声音顿时消失,眼睛看着她。

我知道你现在跟着韩见鄞,他可能也真的对你不错,但你不要忘了你真正的上司,是应家。

话说着,应欢脸上的笑容也顿时消失!

海蒂回答不上来,应欢也不管她,直接转头看向旁边的唐田,唐小姐,我们重新谈谈吧!

——

可能是在韩见鄞那里闹了一通后发现自己并无胜算,所以此时唐田倒也老实,只低着头站在那里。

应欢缓缓靠在沙发上,样子倒是悠闲的很,你知道现在科技很发达,就算孩子在你肚子里只有几个月,我也能检测出是谁的孩子吧?

应小姐,我没有骗你,这孩子真的就是韩总的!我对天发誓!

好,那我再问你,你们是什么时候开始的?

应欢扯了扯嘴角,扬起了个笑容,尽管那笑容,无比的僵硬。

半年前。

半年前

应欢脸上的笑容不由更加深了几分,手却一点点的握成了拳头!

原来,他从来都没有病。

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!

结婚两年却从来没有碰她不是因为他身体的原因,而是因为他不愿意!

关键字: 蓄谋 应欢韩见觐 应欢

蓄谋小说
大眼橙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