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顾茗杨沈欣欣)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时间:2021-09-13 13:19:35    作者:顾茗杨    来源:ZH

小说简介:顾茗杨沈欣欣书名是什么?主角叫顾茗杨沈欣欣的言情小说薄情总裁偷上人讲述了:结婚一个月,她死守着她最后防线,这个身体的秘密到底隐瞒多久?却发现暧昧短信,老公出轨,情人是自己的妹妹...她没有办法,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和他亲密,...

(顾茗杨沈欣欣)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

顾茗杨沈欣欣《薄情总裁偷上人》文章节选

结婚一个月,她死守着她最后防线,这个身体的秘密到底隐瞒多久?却发现暧昧短信,老公出轨,情人是自己的妹妹...

她没有办法,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和他亲密,如果他要了她,就会发现她的那层膜早已不在了

第1章 真的不行

不要!你别碰我,别

一声尖叫,划破了夜的宁静。

也彻底的,将男人的激情浇灭

柔软的大床上,两具光/裸的躯体相叠在一起

然,她却在这一刻像被强迫一样,哭着喊不要?

男人英气逼人的五官罩上阴霾,大手重重的捏着她的腰,语气低沉,沈欣欣!不要忘了你是我的妻子,别搞得我要强迫你一样!

结婚一个月了,她死守着她最后防线,又想留给谁?

沈欣欣摇头,给我点时间行吗?我不行,我真的不行!

她没有办法,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和他亲密,如果他要了她,就会发现她的那层膜早已不在了

如果他知道,他会怎么想她?

时间?好!我给你时间,你留着这些时间好好的守着你这性冷淡的身子,从今往后,你不要再想我会碰你!

语毕,男人翻身下床,围着浴巾走向浴室,只听一声重重的摔门声,震的沈欣欣的心都碎了。

他的手机,在一旁滴滴滴的响起。

欣欣忍着眼泪,本想把手机拿给他,可不料,他那触屏的手机,她一动,信息便自动的点开。

映入眼帘的是:

亲爱的,你什么时候才和她离婚?你才刚走我就控制不住的想你,好想每天都陪在你身边,越想我就越难过,爱你的丫头。

丫头

是谁?

手机,从沈欣欣的手里滑落,掉落在地板上。

有时候,天堂和地狱,其实挨的很近!

只是,从天堂掉进地狱的感觉,一点也不好

结婚一个月,她的丈夫却有了外遇。

她明白,是她不好,不能满足他

如果,她没有被强,或许她能坦然的接受自己的老公,可是她没有勇气让他发现自己的不贞,所以她拒绝和他亲热,所以他有了别的女人。

名义上的出差,其实他是去别的女人那里了。

要不然,他的西装上为什么会有女人的头发,女人的香气?甚至是他的衬衣上有着女人火红的口红印记。

这一次,他外面的女人都给他发了这么暧昧的短信,她还能自我欺骗到什么时候?

沈欣欣闭上眸子,记忆倒退到一个月前,那改变她一生的夜晚

第2章 举手之劳

一个月前。

香格里拉大酒店。

酒店前台员沈欣欣,抬手看了眼时间,该下班了。

欣欣!

张晓丽走到前台,可怜兮兮的看着沈欣欣,做着求人的手势,欣欣,帮帮忙好不好?帮我把客人的衣服送到1009号房间。

说着,将袋子递给沈欣欣,这是客人要我们干洗的衣服,说好了今天要送过去,我的好欣欣,你帮我送去啦?我弟弟在学校跟别人打架了,他们班主任让我马上过去。

欣欣嫣然一笑,爽快的答应,好吧,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事,只是多走几步路而已。

朋友之间,举手之劳而已。

***

来到1009号房门前,沈欣欣的脸蛋上挂着职业的微笑,她按了门铃,可是半天都没有反应,她试着敲门,这才发现门没有锁。

欣欣推开门,屋内一片漆黑。

墙壁上,就连控制整个房间电源的房卡都没有插上,难道客人已经退房了?

沈欣欣走了进去,借着窗帘那微弱的光亮,她才能看清楚屋内,本就有夜盲症的她,一旦陷入了黑暗,在心底里潜伏的恐惧和慌乱便会窜出来。

她想走到窗边,拉开窗帘,让整个房间都明亮起来。

可是

‘砰’的一声,身后传来关门声。

沈欣欣的心一紧,还来不及转身去看清楚对方,一阵强烈的酒味从身后而来,强劲而有力的手臂突然揽上她的腰际。

来了?男人粗重而沙哑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。

沈欣欣惊吓的张开唇想要尖叫,下一秒,却遭到男性热唇的封堵,男人有力的手臂揽住她的腰际,让她动弹不得,所有恐惧的呼喊声在他的唇里变得细小又破碎,这间vip套房,绝对不会有任何人闯进来。

欣欣吓傻了,在这一片黑暗中就好像彻底的失去了向导,慌乱、害怕,就像是失去视觉的盲人,不知所措。

她皱眉,唔,你放开我,放开我我不是

她不是他要等的人!

男人好似凶猛的猎豹,势必掠夺撕碎怀中的猎物,霸道的吻不给她任何抗议和喘息的机会。

终于,她有了喘息的机会,却听见男人邪肆的低语,宝贝儿,你真甜

不要!你、你放开我,救命

他身上浓烈的酒味让沈欣欣慌乱,天旋地转之间,她被压入身后柔软的大床上,让她种无力的窒息感,他禁锢着她,再次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小嘴,大手疯狂的撕扯她的衣服,那力气很大,带着一种至死方休的沉重感。

她用力的挣扎,手脚并用,她推他、打他,踢他,却拿他半点办法都没有!

这一刻,沈欣欣才明白,男人和女人的力量如此悬殊。

男人那修长的手指,好似带着魔力,所到之处引起她的颤栗,沈欣欣恐惧的扭动身子,想要避开他的‘折磨’,却惹的身上的男人气息愈加浑浊炙热。

欣欣始终没有任何逃跑的机会,当身下传来撕裂的疼痛,女孩儿所有的尖叫声都咔在喉咙里,她咬紧牙关,承受着毫无怜惜的掠夺,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,染湿了两鬓的发丝

那一双含泪的眼睛失去焦距,被强的事实让她浑身坚硬。

黑暗的屋内,柔软的大床上,女孩躺在洁白凌乱的床单上,潋滟水眸里盛满了绝望,她睁大眼睛,望着匍匐在她身上的男人,想要看清楚他的样貌,可她眼前不断腾升的雾气和黑暗让她没有办法看清楚对方。

男人俊逸的唇形紧抿着,带着一丝凉薄的味道。

欣欣闭上眼睛,泪如雨下,拼命的摇头,她只想能够快一点结束

欣欣不知道,这场噩梦进行了多久才结束的,她只记得,自己仓惶的从房间里逃出来之时,连看对方一眼的勇气都没有。

尽管,沈欣欣有多不想去承认这个事情,可它已成了事实。

她想过报警!

可她若报警了,置夏家的面子放哪里?身为市长的父亲,那张老脸又搁在哪里去?沈欣欣还是缺少了面对流言蜚语的勇气,所以,她只能把这个事实独自咽下去。

欣欣是一个保守的女人,她认为自己的第一次,应该属于丈夫。

她不敢任何人说起那件事,甚至郁郁寡欢的认为自己这辈子都嫁不出去了。

就在她绝望之时,顾茗杨出现了,那天相亲饭局上,他当着所有人的面,说,就她吧,我要她

第3章 相亲饭局

那日,他在相亲饭局上,点名要娶她

顾茗杨的母亲和沈欣欣的母亲是初中同学,便安排了那场相亲会,欣欣本不不抱任何的希望,对方甚至迟到了许久,可是

当顾茗杨出现在她的眼前,欣欣觉得自己的生活再次点燃了亮光。

他朝她伸出修长干净,骨节分明的手,面色清冷,声音如冷玉珠盘跌落,掷地有声,我是顾茗杨

那一刹

欣欣完全失态的盯着对方那轮廓清隽的脸庞,心里的雀喜无人知晓。

也许,说出去没有人会相信

沈欣欣暗恋了一个影子,整整三年!

三年前,她在海边救过一个男人,他浑身是血,意识浑浊,她在宾馆照顾了他一天一夜!

后来,她不得不回校参加期末考试,临走之时,她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可他却从未联系过她!

她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记得那张足以让女人神魂颠倒的俊容。

为了一个不知道姓名的男人,她一直在等,等着他出现。

然而,命运很眷顾她,让他如此出现在她的面前

可,转念一想,她还有什么脸面再成为他未来的妻子?

就在沈欣欣感到沮丧时,她听到他富饶磁性的声音,就她!我要她

咯吱

开门声,将沈欣欣的思绪拉回现实中。

她赶紧将短信删除,把他的手机放在一旁,顾茗杨围着浴巾,走了出来,他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毫无感情波澜,沉闷的坐在床边。

茗杨,我们谈谈,好吗?

她看着他冷漠的背影,鼓起勇气说道。

她不想看见他们的婚姻就这么结束了,她也不想他一直误会她,或许他们该敞开心扉好好谈谈。

顾茗杨拿起大毛巾随意的擦了下头上的水珠,躺在床边,背对着她,声音没有温度,睡吧,我明天要出差。

出差!

又是出差?

还是,受不了在她这里的空虚,去找另外一个女人?

不等欣欣说话,他已经闭上了双眸,倨傲的脸庞上写满了拒绝。

欣欣怎么也睡不着,她坐在他的身边,久久未能入睡,她不明白,如果对她没有半点意思,他为什么要娶她?

当初,他点名要娶她

给了她希望和感动。

她带着感激的心,嫁给他。

除了在床上,未能满足他,任何事情她都任由他差遣。

她并不想失去这一段难得可贵的婚姻。

沈欣欣躺下,主动的靠在他的背上,环抱住他,老公,是我不好,你明天可不可以不去出差?

他每次出差,都是去找那个女人的借口。

顾茗杨拧起眉头,似不理解她的话。

欣欣抱的更紧,我补偿你好不好?我不要你出差,咱们结婚才半个月,你出差好多次。

不要无理取闹!

茗杨,你能告诉我当初为什么要娶我吗?

她真的很想知道,他娶她的理由。

可是,久久,都得不到他的回应。

茗杨?

你睡了吗?

她轻轻的推了他一下,本以为他睡着了,却不料他暴怒的甩开她的手,翻身坐了起来,沈欣欣!你还要不要人睡觉了!

欣欣被吼的一愣,他冷漠的态度,好像在跟一个陌生人说话。

她噎住,不等她说话,他已拿起自己的衣服,大步离开,砰的一声摔上门。

翌日清晨。

顾茗杨一下楼,便看到在厨房里忙碌的小女人。

她就像个辛勤忙碌的小蜜蜂,只是她做的饭菜实在不敢恭维。

我走了。

他走向玄关处,准备穿鞋离开,欣欣赶紧上前,拉住他,又要出差?老公,能不去吗?

她保证,这一次他想怎么对她,她都不拒绝了!

顾茗杨扳开她的手,那斜飞入鬓的剑眉拧起,几分不耐烦,你这是发什么疯?

怎么突然反常的不要他出差?

欣欣不依不饶的上前抱住他,钻入他的怀里,我就是想让你在家陪我,不要你走。

沈欣欣!我是去忙公事!他的口气很不好。

我不管!

沈欣欣,你松手!

不松!

她的小脾气在他这里完全不顶用,他用力的扳开她,可欣欣却抱的死紧,她只要一想到他要去那个女人那里,就死都不愿意松手。

可是

两人这样用力的拉扯,必定有一方受伤。

顾茗杨没想过要伤害她,可他心烦意乱的用力一扯,便将她整个人都摔了出去,欣欣猛地撞到了鞋柜的棱角上。

突然的疼痛,让她有一瞬间的晕眩,趴在那儿良久没动

他看着她跪在那儿没动静,几丝愧疚爬上心头,让他心烦意乱,可他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说,决然的迈步离开,砰的一声摔上门。

一阵锥心的疼从额头处传来,温热的血虫嘀嗒嘀嗒的掉落在高档的木质地板上。

欣欣抬手一摸,满手心的血,刺痛了眼睛。

从医院出来,总觉得刺眼的阳光让人昏眩。

沈欣欣的额头上,包扎着纱布,这算是他们结婚以来第一次受伤。

前脚刚踏出医院门口,放眼望去,便看见顾茗杨的身影,只见他快速的坐上驾驶位,准备离开。

透过车玻璃,隐约看见车副座上有人,还是娇弱的女人。

第4章 出轨

欣欣跟了上去,开着车紧跟其后,一路抵达濠江花园小区,她将车停放于远处,亲眼看见顾茗杨下车,继而将车里的女人打横抱了出来,走入d栋楼房。

欣欣没看见女人的脸蛋,因为此刻她正趴在自己丈夫的胸口上。

那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,他却从未让她靠过,更别说这样抱过自己?

欣欣咬着发白的唇瓣,握着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着苍白,他不是口口声声是去办公事吗?

这就是他的公事?!

欣欣从车里下来,坐在花园小区的石凳上,等了良久,均不见顾茗杨出来。

她没有勇气跟上去,因为她明白,一旦她公然闯了进去,撕破了脸,这段仅仅维持了一月的婚姻,将会到此结束。

突然,包包掉在地上。

欣欣弯下身去捡,伸出手,却看见无名指上那闪烁耀眼的钻石戒指。

那是他为她戴上的,尽管结婚那天,他也迟到了,可他最终还是温柔的帮她戴上戒指,许下执手一生的诺言。

诺言,也许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靠的东西。

欣欣忍着满心的委屈,傻傻的坐在那儿。

她不知道,自己的丈夫现在和别的女人,在做什么?

在她最委屈难过的时候,也许唯一能倾诉的,只有自己的亲妹妹——沈佳薇,欣欣拨了电话过去,那头却掐断了。

下一秒,信息响起:【姐,我现在跟朋友一起,不方便接电话,一会儿打给你。】

''茗杨哥,你帮我揉揉好不好?''

娇滴滴的语调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同情心。

躺在沙发上的女孩,身着漂亮的雪纺裙,柳眉明眸,典型的我见犹怜的娇弱女孩儿。

顾茗杨从厨房走出来,将手中的热水递到她的手里,''来,把药吃了。''

''刚才谁打电话?''他明显有听到电话响了一声,便被她急急的挂掉。

沈佳薇微微一笑,''同学。''

说着,她坐起身,娇弱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手挽住他的手臂,''茗杨哥,你今天能不能不走?留下来陪我?''

顾茗杨看向她,不知怎么,他突然之间想起了早上和欣欣的争执。

这一个月,她向来乖巧。

他说东,她绝对不会说要往西走!

可是,今天她却那么反常的要他留下来。

莫名的,心头涌起几分愧疚。

也不知道,她的额头

想到此,顾茗杨皱眉,而沈佳薇见状,马上嘟起唇,眼泪汪汪,''茗杨哥,你怎么这样看着人家,你讨厌我了?不想要我了?''

顾茗杨这才回过神来,舒展眉头,''傻瓜,我怎么会讨厌你?''

他的命,都是她救的!

他发过誓,这辈子都要对她好

闻言,她钻入他的怀里,委屈的道,''你还说没有嫌弃,这么久了,你根本就没有跟我姐说过要离婚的事情,你也没有想过要真正跟我在一起。''

''现在还不是说离婚的时候。''

''那什么时候才是?难道离婚也要选一个良辰吉日?''

''佳薇!不要胡闹,她是你姐姐!''他还不想闹的鱼死网破。

提起离婚两个字,顾茗杨莫名的有点烦,他扳开她的手,''你不舒服就好好休息吧,我先走了。''

说着,便走向门口,沈佳薇见状后,赶紧上前拉住他,''茗杨哥,你生气了吗?''

''没有。''

虽说没有,可脸上毫无表情,让人怎么也不相信他没有半点生气。

沈佳薇当然知道,男人不要逼得太紧。

她只得挤出脸上的笑,''那你,记得来看我,别丢下我一个人。''

''恩。''

酒吧里弥散着迷离之色,这里是最大的诱惑场所。

沈欣欣坐在吧台,灌着闷酒。

从小到大,她都是大人口中的淑女,从不曾来过这种地方,更没有体验过纸醉金迷的生活,今天,她就是想彻底的放纵一下自己。

第5章 酒可以消愁吗

酒吧里弥散着迷离之色,这里是最大的奸/情场所。

沈欣欣坐在吧台,灌着闷酒。

从小到大,她都是大人口中的淑女,从不曾来过这种地方,更没有体验过纸醉金迷的生活,今天,她就是想彻底的放纵一下自己。

不是说,酒可以消愁吗?

她怎么喝了这么多,心依旧闷的连喘息都疼。

她记得,刚结婚那一星期,他几乎夜夜大醉而归,酒真的是好东西吗?她安静的抱着酒瓶子一个劲的喝着,直到身子飘飘忽忽的,甚至觉得整个世界都在转

她抬手看了眼时间,将9点看成了11点,迷糊的嘀咕着,''该回家了。''

说完,鼻子一酸,她隐忍维持了一个月的家,为什么还是没有一点温度?

她硬撑着身子,东倒西歪的走出酒吧,一到门口,便看见自己那黑色的奥迪车,她熟悉的拉开后门,醉呼呼的趴在后座上,想要休息一会儿,可哪知刚闭上眼睛,便不知今夕是何夕了。

而此时

一袭黑色休闲西服的男人,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玩转着钥匙圈,闲散的走上前,顺手打开了车门,坐上驾驶位。

昏暗的车内,他并没有发现车里多了些什么。

尹俞启动车子,那双桃花眼里噙着玩味的笑意,接通了不停闹的手机,''喂。''

''尹大少,给你准备了礼物;,你跑到哪里去了''

尹俞嗤笑一声,掌握着方向盘,''得了吧,就你这欣赏水平,挑出来的礼物我可吃不消。''

他尹俞要玩,也得玩干净点的女人。

就夜场这些货,他可不碰。

''哟,您今儿戒荤了?这么早回去,睡得着吗?''

尹俞面无表情,声音却很轻挑,''我累了,回酒店休息!那礼物,你就留着自个消受吧。''

语毕,他将不等对方回话,将手机关机了,随手放在车内。

隐约中,车内好像有股奇怪的味道。

他抬眸看了眼车内镜,看见一个人趴在后面,还是个女人。

尹俞回头看去,视线落在沈欣欣的脸蛋上。

倒还算清纯

起码,不是浓妆艳抹的。

这就是辰风那小子准备的?竟然还搬到车里来了!

君豪酒店。

沈欣欣被一直震动的手机吵醒,她胡乱的按下接听键,里头便传来冷的犹如从地狱传来的声音,''沈欣欣,这么晚了,你跑哪里去了!''

欣欣一愣,意识猛地清醒。

环顾四周,都是陌生的环境。

她这是在哪里?

她急忙坐起来,而此时,浴室的门开了,走出个赤/裸着精壮的上身的男人。

他只在腰间裹了条白色浴巾,就施施然走了出来,水珠沿着那健硕的胸膛滑落没入浴巾内。

欣欣的心咯噔一下,她的酒瞬间醒了,从床上跳了下来,指着他,''你、你是谁?''

她怎么会在这里?

肯定是这个混蛋,对她图谋不轨,把她带到这里的!

尹俞玩味的睨着她眼睛里的清澈和明亮,有意思的勾起嘴角,果然如想象般美。

''醒了?''

尹俞迈步,欲上前几步,却激发了沈欣欣的警觉性,她退后几步,''你想干嘛?我警告你,别过来!''

''玩欲擒故纵?我不喜欢这套,我喜欢直接点的。''

他说着,便迈步过去,吓得沈欣欣疯了一般抄起身边能抓到的东西,就朝他乱扔去

''啊''

''你别过来,别过来!!''

她像只小野猫,一想到自己一月前所经历的事情,她就怕的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。

''喂!我说听我说啊''

只听男人痛苦的闷哼一声,沈欣欣看去,这才怔愣的发现,她把烟灰缸砸到了男人的头上!

第6章 逃之夭夭

尹俞这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!

他玩过的女人什么样的没有?这还是头一遭,被女人给打了,还打得他光着身子晕倒了,被救护床抬出了酒店,从此落的大家笑话。

而罪魁祸首,已经逃之夭夭

欣欣像做了亏心事一样,回到家。

她一走到客厅,本以为没人,却不料,阴森森的传来一句:上哪去了!

心脏,咯噔一声。

欣欣吓了一跳,循声望去,这才发现他站在阳台边,那颀长的身形站在昏暗的灯光里,显得冷魅。

到朋友家。

沈欣欣,不会说谎,就别逞能。

他的声线,很冷,足以冰冻三尺。

顾茗杨步步逼近她,居高临下的凝视她,这才注意到她的额头

原来,他今天是有伤到她。

他还以为

沈欣欣突然之间对于他冷漠的态度感到心冷,他凭什么一副吃透她的姿态?他金屋藏娇,回来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她?

他伸出手,温热的指尖碰触着她的额头,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,顾茗杨这才收手,不紧不慢的道,以后不准喝酒。

她浑身的酒味,让他很是反感。

欣欣看着他上楼去的背影,心头有道不尽的苦涩。

沐浴出来时,欣欣刚走到卧室,便听见他手机来讯息的声音。

欣欣讷讷的看着他,他修长好看的手指,划开信息,只见他半垂着眼皮,嘴角微微往上翘着,那凛然的眉宇间浅浅的漾开一丝丝笑意,尤其是那若隐若现的酒窝,扰的人心神不宁。

不过

让她感到苦涩的是,他从未对她笑过

在看什么?有那么好笑吗?我也看看。

她凑上前,伸出手,却落了空。

顾茗杨收起手机,有些复杂的看着她,那排外的眼神让欣欣的心好似被一根针扎了一下。

欣欣悻悻的挤出一丝笑容来,小气,不给看就算了。

她不知道,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的酸涩,听得顾茗杨的心头一颤,蹙紧眉峰紧锁着她脸蛋上极为不自然的笑容。

欣欣

掷地有声的声音好像敲打了沈欣欣的心房上了,一个月了,他是第一次叫她欣欣,而不是连名带姓的叫她沈欣欣。

不知道为什么,她突然觉得心里好悲,好想躲到没有人的角落里,大哭一场。

可,她还是转过身,

面带微笑,睡觉吧。

她突然很害怕和他说话

害怕他下一句,就是:欣欣,我们离婚吧。

顾茗杨看着她的后脑勺,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他关了手机,最终一言不发的睡在她的身边。

一张床,彼此背对着,隔得很远,就像两个陌生人。

这些日,他总喜欢把冷漠的背影留给她,这一次她再也没有勇气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,还死皮赖脸的凑上前抱住他。

泪水,悄无声息的从眼角滑落,打湿了两鬓的头发。

就在此时

她的手机震了一下,害怕吵醒他,她赶紧拿起来,是一条彩信,欣欣默默的点开,手机屏幕上的画面瞬间刺痛了眼睛,让某些湿润的东西顺滑而下。

这是一张,他和别的女人睡觉的照片!

照片上,他揽着女人,光裸着身子,睡得那么恬静。

照片上的女人没有露脸,但欣欣不是傻子,她一眼就能看出来对方是个女人,是他在外面养着的女人。

似乎察觉到身后的女人太过异样,顾茗杨翻过身来,欣欣赶紧将手机藏在枕头下,抹去脸上的泪水。

他的手,环住她的腰,从她的身后抱住她。

明明,他离她很近,她却觉得他很远,远的让她看不透他,两人维持着这个姿势,谁也不说话,直到她的手心,放在他的手背上,轻轻的拿开。

转过身,那双被水湿润过的眼睛直直的望着他。

顾茗杨皱眉,怎么了?

茗杨。

嗯?

她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,深吸一口气,哽咽的说道,我们分开吧。

她没有用‘离婚’这个歌字眼,害怕自己一说出口,就会泪如雨下。

他紧抿着薄凉的唇,那斜飞入鬓的剑眉拢起,万分复杂的看着她。

沈欣欣,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?

她垂下眼帘,不敢看他过于犀利的眼神,苦笑道,我们结婚一个月了,我能感受到,你不快乐。顾茗杨,我不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娶我,但我明白,不是因为爱,既然我们都不快乐,就分开吧,趁着现在,我们的婚姻还不长。

第7章 离婚

她不想被提出离婚,她明白,他和自己在一起,从没有快乐。

刚结婚那会儿,她会傻傻的以为:他就是这样性格冷淡的人。

直到最近,她才明白。

不是他不温柔、不热情,而是他不爱她。

试问:你每天对着一个你不爱的人,你还能做到对她疼爱非凡吗?

欣欣知道,是她先亏欠他。

带着一个不纯洁的身子,嫁给他,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接受他的碰触,可他一旦知道她不是处子之身,那她在他心里的形象也许更糟糕了

其实,她很不愿意离开,不舍得就此放弃,毕竟喜欢了他整整三年,顾茗杨,你可记得,那晚你喊冷,是我抱着你,熬了一整夜

他差点死去,是她用弱小的身板背着他,去了旅店

念及过去,欣欣的眼眶红了,我真的累了,一个月了,我好像每天都对着木头人生活,你从不对我笑,不跟我说话我不想这样过一辈子的,婚姻难道不该是丈夫和妻子恩恩的相处吗?顾茗杨,我放你走,我们不要这样互相的折磨彼此。

她爱他,所以不舍得看他不开心

当然,她不是圣母,她没有那么伟大,她选择离开,也有自己的私心。

那便是:如此一来,他便不会知道,她不是处子之身,至少在他心里留给好印象。

沈欣欣说完,坐起身,拿起自己的枕头、被子、手机

以后我们分房睡吧,等我找到房子我会搬出去,你有时间我们去把证办了。

欣欣

沈欣欣!!

他唤她,却止不住她离开的脚步。

顾茗杨第一次尝到了,被人撂下的感觉

以前,都是他拿着东西走人,丢下她在这间卧室里,有些时候很多事情都需要自己亲身去体验,方能明白这种心情。

顾茗杨突然觉得乱了,他没想到,她会说出分开,预期的结果达到了,他不是一直想要离婚吗?

现在,这个笨女人自己提出来了,他为什么却高兴不起来?

洗手间里。

水,哗哗哗的流。

沈欣欣捧着冰凉的水,不停的拍打着脸颊。

她深吸一口气,看着镜子中的自己,努力的扬起嘴角。

为什么女人在面对自己老公的出轨,不是打闹就是忍气吞声的过一辈子?她沈欣欣何不退出他的世界,活出自己的精彩呢?

做比说往往要困难,欣欣明白这个道理,她也知道离开他,她会有多痛、多难过,可是现在他们之间还不长,万一到了她真的离不开他的那一天,她再被抛弃,那岂不更惨?

欣欣走出房间,背着包包,拿起一罐牛奶和小麦面包,便准备出门,却正好看见他下楼,顾茗杨很意外,一个月了,他只要在家,几乎每天都可以看见她准备的早餐,然而,今天什么都没有!

早餐呢?

虽然他没吃过,可突然没了,还真不习惯。

欣欣一愣,兀自咬了口面包,反正你也不喜欢我煮的东西,以后不会有那么难吃的东西了。

她走向门口,他拧着眉,去哪里?

她站在玄关处换鞋,我得去找房子和工作啊。

沈欣欣,我有同意离婚吗!

她怎么表现的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他?

顾茗杨有些烦闷,语调也不免拔高了很多,欣欣一愣,随即敛下眉,小声嘀咕着:不想离婚你在外面养二奶?

你在嘀咕什么?

他还是比较习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小妻子。

欣欣摇摇头,嫣然一笑,拿着面包的手,朝他挥了挥,拜拜,我先走了。

语毕,也不等他说话,砰的一声拉上门。

顾茗杨在家里,突然间各种不习惯:他想喝点热水,却没人烧,他突然想吃她煮的面条,锅碗瓢盆却是冰凉的;他换下的衣服,也没人收去洗了!甚至是,他要离开时,那个总是喜欢站在门口,偏要目送他的小女人,也没有了。

顾茗杨感觉很不习惯,娶了她后,他辞去了保姆,家里的家务上上下下都是她一手在打点。

这突然间,没人收拾了。

一切都乱了

她是打算跟他彻底分道扬镳了?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会做一个合格的妻子?会一直待在他的身边?

都是些见鬼的谎话!

第8章 固执

沈欣欣大学主修的便是酒店管理,可此刻她痛恨酒店,她再也不想涉及酒店的工作,以免触景伤情。

沈小姐,如果没有别的问题,您明天可以来上班了。

当某房地产公司应聘主管告诉她这句话时,她雀喜不已,这也算是她离开顾茗杨的第一件好事,可是房子就很难找,大多数的房主都是要租一年的,欣欣一时交不出那么多钱,虽然这笔钱在顾茗杨那里,只是凤毛麟角,但她并不想用他分毫。

回到家时,顾茗杨不在家,沈欣欣在一楼的浴室洗完澡,才悲剧的发现没有拿!

她急,明明记得拿了的啊,去哪里了?

而客厅里,顾茗杨一回到家,便心情很抑郁。

以往,每次他回来,她都会前来帮他拿出拖鞋,甚至帮他鞋带,可今天她却没有来!

他自己从鞋柜里,拿出棉拖换上。

刚迈入厅内,便看见地上摆着一条火红色的。

他弯腰拾起,修长的指腹挑起带,幽暗的眸子里燃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,薄唇勾起难以察觉的弧度,迈步走向她的房间。

那是一间客房,没有婚房那鲜艳的颜色,一切都看起来很冷。

墙角,放置着她的箱子。

顾茗杨坐在,悠然自得的等着。

而浴室里的欣欣,听着外头没什么动静,心想他一定没回来,索性就套上睡衣,就这么出去了。

当她一踏入自己的房间,脸上的表情顿时僵化。

他怎么会在

她湿漉漉的头发垂落在胸前,那单薄的睡衣根本掩盖不住已经翘起的草莓尖尖,露出浅浅的形状。

欣欣顺着他的视线,一低头,发现他在看自己,脸蛋哗的红了个透。

那娇俏的样子甚是可爱,让他的心莫名的一动。

欣欣下意识的偏过身子,用手挡在身前,你、你来做什么?

他起身,见她张的样子,便起了玩心,故意走近她,低语,我想,咱们还没离婚,我应该有权利享受我应得的吧?

什么应得的?

她不解的看着他,他倾子,他们之间的距离一寸一寸地拉近,近到,闭上眼睛都可以感觉到彼此的呼吸,一点点洒在肌肤上,一分分拂入心里。

他的手,缓缓地滑过她洁白的颈项,感受着她的紧张跳动的脉搏,欣欣意识到他身上的危险性,下意识的想逃,可她一转身,他的手臂便紧紧环住她的腰,炙热的胸膛紧贴着她的背,满的胸前,按在她的左胸之上,那里,有着鲜活的跳动,还有柔软的触感。

欣欣急了,赶忙抓住他的手,红了脸,你到底想做什么?

顾茗杨本打算玩玩,可呼吸间,都是她诱人的清香,他身体里的血液在一点点的沸尹,声音也变得暗哑,你说,我想对我的女人做什么?

他想要她

结婚以来,每每和她靠近,他都会情不自禁的想去占有她

只是,到了关键时候,她总有办法让他扫兴

顾茗杨将下颚抵在她的肩上,她乌黑的秀发,闪动着水的光泽,滴落的水珠打衣服,看红了他的眼。

顾茗杨,你别这样,我们已经决定要分开了。

她开始挣脱,想要甩开他的钳制,他却握着她的双臂,将她的身子扳转过来,重重的墙壁上,窝火的道,那是你的决定!

他还没有决定这个时候分开

离婚,会引起很多不必要的麻烦,他要想和佳薇顺顺利利的往下走,必定要等上好长一段时间

欣欣对视着他幽暗的黑眸,那儿好像有巨大的漩涡,会将她彻彻底底的卷进去

她不明白,他外面有女人,为什么还要耗着和她生活下去?

昏暗的灯光下,她那细白如白瓷的脸蛋,染着诱人的酡红,而那双明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属于她的小倔强,顾茗杨玩味的勾唇,他好像没有彻底的认识自己的妻子,也许她并没有那么温顺,那么乖巧。

她也有小性子的一面,也有固执的一面。

第9章 麻烦

四目相交,他们好似都想要将彼此看透,凝望着对方,沈欣欣咬着唇瓣,他的气息将她包围,让她感觉到莫大的压迫感,而某人的俊脸在一点点的靠近她,他的鼻尖很挺,鼻息暧昧的气息与她交缠,欣欣甚至不敢大喘气。

就在他即将要吻上她的那刹

叮咚

叮咚

门铃响起,连续响了很多声。

欣欣晃过神来,一把推开他,拿起一旁的大毛巾披在身上,遮挡住胸口,前去开门。

门一开。

姐!

一声甜腻腻的叫声传进沈欣欣的耳朵里,穿着超短裙的沈佳薇言笑晏晏的望着欣欣,姐,我们学校要我们出来实习,我能不能住你这儿?

欣欣的心情豁然好了起来,她宠溺的捏了下妹妹的脸蛋,傻瓜,当然可以,这还需要问吗?你想住多久都成。

作为他们新房的别墅,宽敞的让人觉得空虚。

有时候,欣欣恨不得能有一屋子的人来陪自己。

真的吗?还是姐你对我最好。沈佳薇那张小嘴像抹了蜜,说的话让欣欣的心情大好,她帮忙将佳薇的行李箱都搬了进来。

你这是做什么?

顾茗杨微蹙眉头,站在楼梯口,对于沈佳薇的突然出现,他并没有感到欣喜。

姐夫,你不欢迎我吗?

沈佳薇挽着欣欣的手,迎视着顾茗杨眼中的警告,委屈的一瘪嘴,姐,你看姐夫都不欢迎我。

欣欣没想到顾茗杨会摆出这副表情,心下有些尴尬,想到自己要和他离婚,便低眉问着,佳薇能住这吗?你要是觉得不方便,我过几天

就这么住着吧!

他打断她的话,转身迈步走上楼,撂下话,收拾完东西就上来,我有话跟你说。

怕佳薇会顾虑太多,沈欣欣挤出笑容,帮顾茗杨说好话,佳薇,你姐夫没有不欢迎你,他可能感到太突然了,你不要想太多,只要姐姐在这里一天,你就光明正大的住在这里。

沈欣欣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,瞧你,住在学校都瘦了。

姐,你上去吧,我姐夫不是说有事儿,要跟你说吧,我自己收拾就行了。沈佳薇以为自己的到来,激发了顾茗杨向欣欣摊牌,便催促着欣欣离开。

来到他们的卧室。

沈欣欣站在门口,敲了敲门,就是不肯走进去,你叫我上来,有事吗?

顾茗杨循声望去,将手指间的烟泯灭,起身朝她走来,如参天大树一般笔直的站在她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睨着她,佳薇跟你说了什么?

他怕那丫头,会忍不住摊牌

欣欣不解,没说什么啊?

怎么了?是不是她出什么事了?

沈欣欣就这么一个妹妹,她表现出的紧张感让顾茗杨的心里尹升内疚感,他扣住她的手,将她拉进房,随手将门反锁。

欣欣见状,想抽出手,他却用力的握住她的双臂,低声警告,沈欣欣,你再敢动一下,信不信我现在就办了你!

欣欣愣然,果然不敢再乱动。

听我说,明天,就去给佳薇找房子,让她搬出去住!他不能让佳薇住在这里,那只会让情况越来越恶劣。

欣欣一听,心里就不高兴了,佳薇就住几天而已,你有必要这样吗?我是她姐姐,我这里有地方住都不留她,竟然还让她去外面租房子?这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了,我这个姐姐是怎么当的?

欣欣实在很不理解顾茗杨的态度,再说了,佳薇又没招你惹你,你干嘛这么不待见她?

他语塞,有口无言,他的理由又岂能说出来?

欣欣挣开他的手,你要是真的这么不待见她,我现在就带她走

说罢,她转身要朝门口走去,他立即从她身后抱住她,你做什么?这大半夜的?

顾茗杨这才发现,这个小女人使起性子来,不是一般的倔强。

睡觉吧,留下来睡卧室!

他心烦意乱的命令着,抓着她的手腕将她拉至床边,欣欣本别扭着想出去睡,可转念一想,如若让妹妹知道,那父母也必定会知道,那会带来不必要的麻烦。

如此想想,她只能住在卧室里。

第10章 要钱不要命了

翌日清晨。

欣欣急急忙忙的赶去上班,第一天,当然不能迟到。

门,砰的一声被关上。

沈佳薇穿着睡裙,以一副女主人的姿态走上二楼,观察着他们的大房子和新婚房,到处都布置成红色,看上去很喜庆。

沈佳薇不爽的看着门上粘着的囍字,伸手一撕,便将好好的一个喜字撕成了两半,小声嘀咕着,都过去一个月了,还贴着,生怕别人不知道你结婚了一样。

卧室很大,光是他们的卧室就分为几个区,靠近浴室的是衣橱间,沈佳薇推开衣橱门,映入眼帘的便是属于欣欣的衣服。

欣欣的衣服都比较知性,典型的淑女风格,完全不是她沈佳薇的风格和品味

但,除了这一条!

她的手指,在一排衣服中徘徊,停留在那件深蓝色的吊带裙。

那是顾茗杨买的,那次为了参加慈善晚会特意准备的,可她突然觉得胃不舒服,便没有去,这件衣服自然而然的没有穿过

欣欣也舍不得穿,8万块的裙子呢!

沈佳薇爱不释手的摸着这条崭新的裙子,喜滋滋的自己换上。

果然,她穿很适合!

佳薇一直很满意自己的身材,这裙子完全衬出她玲珑有致的优点

此时,正从浴室里沐浴出来的顾茗杨,看见衣橱间的门开着,便走了过来。

她背对着他,弯着腰在衣橱里找着属于这条裙子的腰带。

他的视线,在她姣好的身材上徘徊,露出了满意的弧度

顾茗杨也没有看过欣欣穿过,他走上前,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张开手臂环抱住她,清晨中他的声音听起来很清爽,我就知道很适合你。

沈佳薇一愣,直起身,欣喜的转过身,将手臂勾住他的脖子,茗杨哥,这裙子是你买给我的?

顾茗杨怔愣,怎么会是

他松手,抓着她的手想扳开她,你跑上来做什么,你姐呢?

关键字: 薄情总裁偷上人 顾茗杨沈欣欣 顾茗杨

薄情总裁偷上人小说
大眼橙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