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985214傅晚晚薄景暮-36985214小说免费阅读

时间:2021-09-14 18:07:21    作者:春雷炮    来源:mp

小说简介:傅晚晚薄景暮短篇虐文36985214全文免费阅读,傅晚晚薄景暮短篇小说主要讲述了:薄总的未婚妻  津市市中心,薄宅。  琴声悠扬,技巧复杂无比的曲子在傅晚晚指尖下流淌。  可空荡荡的琴房没有任何听众,只有大金毛摇着尾...

36985214傅晚晚薄景暮-36985214小说免费阅读

傅晚晚薄景暮《36985214》文章节选

  第一章薄总的未婚妻

  津市市中心,薄宅。

  琴声悠扬,技巧复杂无比的曲子在傅晚晚指尖下流淌。

  可空荡荡的琴房没有任何听众,只有大金毛摇着尾巴回应她。

  突然,楼下汽车鸣笛声响起。

  金毛‘汪’了一声朝外跑去,傅晚晚急忙追着狗跑出琴房。

  可刚出门她便听见两个女佣在讨论。

  薄先生今天把尤小姐接回来了。

  傅晚晚愣住,黑眸睁大。

  怎么会呢,暮哥哥怎么会把坏女人接回来呢?!

  傅晚晚气喘吁吁地跑向门口,正好看见薄景暮牵着尤婧的手下车。

  傅晚晚立刻冲上前,着急不已,结结巴巴:暮哥哥她是害人精,你怎么会把她接回来?

  她爸爸说过,这个女人下毒差点害死了她!

  薄景暮冷眉一皱:你现在什么事情也没有,她哪里害了人?

  不,不行,派出所叔叔把她抓走的,她就是坏人!

  傅晚晚说着挡住大门不让尤婧进门。

  她的话充满了孩子气,在场的人脸上露出嘲讽。

  傻子就是傻子,和她说什么都听不懂。

  尤婧见状,楚楚可怜的看向薄景暮:晚晚表妹晚上经常不睡觉,我当初只是担心她,才放了一些安眠药想让她休息。

  薄景暮皱眉看着傅晚晚踩在地上的赤脚,心中不耐更浓。

  佣人不止一次跟他说过,傅晚晚经常半夜还偷跑到琴房练琴。

  小婧被关了三年,足够了。薄景暮厌烦的说,愣着干什么,把她拉开。

  话落,几个佣人便上前强行拉开傅晚晚。

  薄景暮带着尤婧直接进了门。

  傅晚晚不甘,难道杀人未遂就不是害人了吗?怎么可以把坏人接回家里?

  佣人见薄景暮背影消失不见,就将傅晚晚粗暴的推在了地上。

  一个傻子,也敢和先生顶嘴。

  谁叫傻子有个有钱的老爸,还和先生指腹为婚。

  谁不知道先生讨厌这个傻子,现在傻子的老爸死了,先生将尤小姐接回来就是要娶尤小姐。

  对于这些嘲讽傅晚晚早听惯了,但听到他们最后一句话,却格外愤怒。

  你们胡说!我爸爸没死,暮哥哥也不会讨厌我!

  木木护主,当即挡到傅晚晚的身前,冲着佣人汪汪大叫。

  薄傅两家本是世交,傅晚晚和薄景暮两人指腹为婚。

  可傅晚晚12岁时从楼梯上摔下去,得了后天学者症候群,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。

  也就成了别人眼里的傻子。

  2年前,傅父飞机失事,傅晚晚被按照遗嘱托付给了薄景暮。

  可薄景暮从来不喜欢这个所谓的未婚妻,对于她的事丝毫不在意,佣人们见风使舵,根本看不起傅晚晚。

  众人被龇牙的木木吓的四散。

  死狗!总有一天宰了你!

  木木摇着尾巴跑回傅晚晚身边,伸出舌头舔着傅晚晚的手,安慰着她。

  傅晚晚抱住木木,眼睛微红。

  木木是爸爸离开前送给她的小伙伴,爸爸说过,会给自己和木木带礼物回来的。

  爸爸只是迷路了,很快他就会来接我们回家了。

  夜晚。

  屋外雷声大作,傅晚晚害怕的捂起耳朵跑下楼,想去找薄景暮。

  刚到楼梯间,她却看到薄景暮正和尤婧在笑着说话。

  两人神态亲昵,薄景暮的脸上带着傅晚晚从未见过的温柔笑意。

  这一幕太过刺眼,让她胸口莫名拧的生疼。

  傅晚晚想也没想,跑到薄景暮面前,大声问道:暮哥哥,你什么时候娶我啊?

  第二章求婚戒指

  薄景暮眉间瞬间笼罩阴云。

  他不想娶傅晚晚,只觉得她烦,但是爷爷一直不肯解除婚约,还坚持把她送到自己这里‘培养感情’。

  薄景暮敷衍道:等你长大了再说。

  傅晚晚像个小孩一样握拳挺胸,神色天真:我早就长大了,爸爸说过,满20岁就可以做新娘子了。

  她一挺胸,薄景暮才发现,傅晚晚虽然心智是个小孩子,但是身体和容貌都是完美长大的。

  因为缺少自理能力,佣人又敷衍,傅晚晚还穿着2年前小了的旧衣服。

  薄景暮心烦将视线移开:结婚是要父母在场的,等你爸爸回来再说。

  傅晚晚咬着唇,伸出手要和薄景暮拉钩:那,那说好了,等我爸爸回来,暮哥哥就要娶我哦。

  薄景暮没有动作。

  傅晚晚抓着薄景暮的手勾了一下。

  尤婧坐在一边,眸中闪过阴沉。

  第二天。

  薄宅举办了尤婧的欢迎宴会。

  只有傅晚晚孤零零坐在琴房里,没人告诉她宴会的事。

  而她指下的弹的曲子都是一片迷茫伤感。

  木木,你说,暮哥哥为什么要把坏女人接回来啊?

  木木摇着尾巴汪了一声。

  你说是坏女人骗了她?那我们去揭穿坏女人的真面目,让暮哥哥把她赶出去!傅晚晚乌眸一亮,带着木木匆匆跑下楼。

  问沿路的佣人们:你知道暮哥哥在哪里吗?

  先生在宴会厅。

  谢谢。傅晚晚礼貌答谢后才带着木木跑了出去。

  答话的佣人们却看着她的背影笑起来。

  有好戏看了。

  就该让她看清自己和先生的差距,癞蛤蟆想吃天鹅肉。

  傅晚晚径直闯入了宴会厅。

  聚集在这里的都是社会名流,他们身上的华服珠宝与璀璨灯光交相辉映。

  只穿着半旧连衣裙,赤着脚的傅晚晚就像一个异类。

  傅晚晚怯怯退后一步,眸里透出害怕。

  这是她从没来过的世界,里面的人好像个个带着面具,是爸爸说的虚伪的大人。

  周围的人看到傅晚晚时也安静了一瞬。

  就在傅晚晚不知所措时,她看到薄景暮牵着身穿奢华礼裙的尤婧从旋转楼梯上走下来。

  傅晚晚瞬间不害怕了,她攥紧拳头,带着木木直接穿过人群跑了过去。

  什么人!

  天哪!有狗。

  沿途众人惊慌不已。

  傅晚晚冲到尤婧面前,大声道:坏人!我现在就要告诉暮哥哥你做的坏事,让他把你赶出去!

  尤婧得体的笑意僵住,心中恨的想将傅晚晚撕碎,可又怕她真的会说出什么,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  薄景暮面色铁青,特别是看到傅晚晚脚上还带着泥土。

  还没等傅晚晚再开口,他就厉声喝道:够了!别胡闹了。

  薄景暮向佣人挥手:来人,把她带下去。

  傅晚晚被强拖下去,待她走后,宴会又若无其事地恢复了热闹。

  宴会结束后,薄景暮见往常总是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傅晚晚不见了,不由问管家。

  傅晚晚呢?

  管家笑眯眯的回:关到屋子里了,对小孩不就这样,不能打,饿几顿就听话了。

  薄景暮俊眉皱起,想到今天丢的脸,随意点了点头。

  另一边,黑漆漆的小屋子里,还能听见老鼠的吱吱声。

  傅晚晚蹲在角落里,害怕得缩成一团,又冷又困。

  肚子也饿的咕噜叫。

  我好饿哦

  她从来没有饿过肚子,爸爸只会追在她的身后叫着:宝宝,再多吃一口。

  傅晚晚眼里浮起泪水:我好想吃爸爸做的面面

  不知过了多久,门突然被打开,刺耳的哒哒声响起,尤婧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。

  傅晚晚瞬间惊醒,大声道:坏女人!离我远一点。

  哼,蠢货!

  尤婧不屑的瞥着傅晚晚。

  她炫耀的露出手上夺目的钻戒:你知道戒指带在中指是什么意思吗?是薄景暮向我求婚了。

  傅晚晚呆住了,心口像压了块大石头,好沉好闷。

  她红着眼反驳:我才不信,暮哥哥是要娶的是我!

  尤婧眼里闪过狠光。

  上一次有傅父那个死老头护着,她没弄死这个蠢货,这一次,看你怎么逃!

  尤婧冷哼一声,转身退出门,直接将门反锁。

  傅晚晚急忙扑上去大叫:放我出去!

  可任由她怎么哭喊,都没人回应。

  傅晚晚眼中有泪光在不停打转,但硬是强忍着没有哭出来。

  她告诉自己:不能哭,她怎么可以被坏女人气哭呢。

  半夜,小黑屋浓烟四起,燃起火光。

  第三章病危通知

  薄景暮半夜被楼下嘈杂的声音吵醒。

  他起身下楼,带着被吵醒的怒气问管家:怎么回事?

  先生,杂物间半夜突然就着火了,消防队马上就到了。管家埋着头,身体微颤。

  薄景暮眉宇一凝:你抖什么?

  房间里傅小姐还在房间里管家越说越小声。

  薄景暮浑身一震:你把她关在那里!

  薄景暮拔腿就走,但杂物间已经沦为一片火海。

  佣人们慌乱地提着水赶来灭火,火势却越来越猛。

  傅晚晚!

  薄景暮大喊着傅晚晚的名字。

  可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,只有火烧的滋滋声。

  薄景暮黑眸一暗,冲上去踹门。

  管家吓的抱住薄景暮的腿:先生,火势太大,傅小姐活不下来的。

  薄景暮一脚把管家踹开,眼睛急红了:给我滚开!

  这时,身后却响起了傅晚晚的声音。

  暮哥哥

  薄景暮转身,看见了浑身脏兮兮的,站在走廊门口的傅晚晚。

  她头发都烧没了一半,看着薄景暮紧张的样子笑了,一把冲进了薄景暮怀里。

  天亮了,傅晚晚坐在餐桌上狼吞虎咽。

  一边吃,还一边掉。

  薄景暮皱眉,移开视线,冷声问:你怎么逃出来的?

  傅晚晚大声回答:是木木救了我,木木是我的大英雄!

  傅晚晚脚边的木木汪了一声,像个英勇的卫士护在傅晚晚身边,就着她的手吃香肠。

  我本来以为自己要被烧死了,后来就听到木木在叫,好不容易才找到洞洞爬出去的。

  看来是从狗洞逃出去的

  薄景暮随意应了一声,人没事就好,不然他不好和老爷子交代。

  他起身离开了餐厅,没有问傅晚晚一句害不害怕,有没有受伤。

  傅晚晚还没来得及告诉他,在搬洞口那些杂物的时候她的手好痛,还流了好多血。

  看着薄景暮的背影,她眼一红,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好难过。

  连她原本还咕噜叫的肚子似乎都饱了。

  傅晚晚被送到私人医院检查。

  医生检查之后,拿着CT照神色有些沉重。

  他看着坐在高脚凳上晃脚的傅晚晚,尽力笑着问:晚晚,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?

  暮哥哥上班去了,爸爸迷路了还没回家。

  医生目光一凝。

  他不知该怎么说,傅故去世的消息所有人都心知肚明,只有傅晚晚坚信爸爸还能回家。

  他看向手中CT照。

  傅晚晚12岁那年摔下楼梯时,脑中便有个血块,这些年,血块越来越大,已经产生了病变。

  就算动手术,恐怕也活不了多久了。

  看出医生为难,傅晚晚将身子坐正了,眼神澄澈的看着他。

  医生叔叔,是不是我脑袋里的小家伙变大了?

  医生愣住了:你不怕吗?

  我爸爸说过,怕是没用的,只要我好好快乐的过每一天,总有一天会好的。

关键字: 36985214 傅晚晚薄景暮 春雷炮

36985214小说
大眼橙小说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