闻笙傅砚临与君初相识大结局

时间:2022-06-23 19:25:57    作者:林又青    来源:yw

小说简介:作者林又青创作的都市小说《与君初相识》,又名《与君初相识》,闻笙傅砚临是这部小说里的核心人物,小说正在连载中,全书精彩故事简介:不过是寻个时机找闻笙问清楚而已。若沈观南是个没脑子的,长璟资本怎会在五六年的时...

闻笙傅砚临与君初相识大结局

:不该再见面

破碎的玻璃瓶口抵在脖子上,一阵刺痛。

陈旭才知道他来真的,被吓得不轻,眼睛瞪大了,身子颤抖。

如果说刚才他是一时气急咽不下这口气,此时他就剩害怕。眼前这男人,并不怕事。

那俩人对视一眼,冲上去要揍傅砚临,傅砚临及时扔开陈旭,陈旭没来得及站稳,直接摔在地上,摔了个狗吃屎。

男人打架,都是动拳脚。

虽然是二打一,但傅砚临完全不怂的,拳脚共用,三两下就打趴下了陈旭的人。

陈旭叫了两个根本不能打的人来撑场面,显得傅砚临战斗力特别强。

闻笙愣在一边,仿佛在看香港电影里古惑仔打群架,还是单挑多人的那种。

那一瞬间,闻笙觉得傅砚临特别像电影里的郑伊健。

揍人的动作,又酷又嚣张,就挺帅的。

狼狈只属于别人。

桌子被掀翻了,凉菜盘子和碗筷杯子摔了一地,狼藉不堪。

傅砚临一脚踹在陈旭的脸面上,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不疾不徐地从钱夹里抽出一张名片,扔在陈旭面前,特放浪不羁地说,“有种找我报销医药费。”

陈旭满头是血,虽然不服,却也怕了。

这男人根本不怕弄死人。

刚才他下的都是狠手。

陈旭这才明白过来,自己今晚不该招惹闻笙,这婆娘后台硬着呢。一个沈观南不够,还来了个护花使者?到底是他草率了,觉得闻笙一个人好打整。

末了,傅砚临轻笑一声,抽回脚走到闻笙面前,一手牵着闻笙,一手拎着她的手提包和电脑包,离开了饭店。

他腿长,走路挺快的,闻笙得小跑才跟得上。

闻笙看着他宽阔的肩膀和后背,不禁想,傅砚临怎么就出现在蓉城?

下午跟沈观南打电话时,他不是还在江州么?

上了出租车,两人并排坐在后座,傅砚临身上那股熟悉好闻的乌木香袭来,沁透闻笙的心脾,竟有几分说不出的安定感。

闻笙绞着手指头不说话,方才他为自己打架的画面深深印刻在了心底。

傅砚临也沉默。

气氛略微尴尬。

那天晚上两人不欢而散,闻笙以为不会再见了——可他就这样骤然出现,替她教训了陈旭,把嚣张不已的陈旭打趴在地,实在是畅快得很。

闻笙忽然有种被人保护了的感觉。

她鼓起勇气打破尴尬,“陈旭会不会报警?要是报警你就麻烦了。”

傅砚临斜她一眼,“我怕他?一个草包怂货。”

语气嚣张得很。

闻笙抿了抿唇,“他是蓉城本地人,咱们强龙压不过地头蛇。”

傅砚临黑眸凝她,“你担心我?”

闻笙不肯承认,换了话题说,“你也来蓉城出差?”

傅砚临眉头蹙了蹙,靠在座椅靠背上,一只手拧着眉头,像看傻子一样看闻笙,“你觉得呢?”

闻笙微怔,心想,我怎么知道?

傅砚临斜了他一眼,自如地从她包里拿出湿纸巾擦手,不再吭声。

出租车行驶在斑驳的夜色里,飞驰而过的路灯光闪烁在他脸上,他半张脸隐匿在昏暗中,漆黑的眼底深邃幽亮,看得闻笙头皮发麻。

他这张脸,的确有嚣张的资本。

闻笙忽地想起那天早上电话里的女人,温软娇柔的声音。

如鲠在喉,闻笙故作轻松开口,“今天的事情谢谢你,你住哪里?让师傅先送你。”

傅砚临轻哼一声,“你属龙的?”

闻笙:?

“谁刚才说请我吃火锅的?别人是朝令夕改,你是分秒变色?”傅砚临嘴不饶人,“不是变色龙是什么?”

闻笙抿了抿唇,耐着性子道,“我们的开始,的确是我冲动之下的抉择,倘若我知道你有女朋友,我不会跟你来往的。彼此都是成年人,这种事情不必要牵扯不清,你说对吧?”

闻笙一双眸子淡淡然凝着傅砚临。

都是聪明人,有些话不必拆开了去说,不好看。

傅砚临眯了眯眼,“我怎么不知道我有个女朋友?”

闻笙一愣,难道她……理解错了?

傅砚临怼她,“凭什么回回都是你觉得我有罪就立马给我判刑?你有问过我吗?”

闻笙恍然,电话里,女人的确没有明确说是他女朋友,只说是他家人。一些有的没的信息,都是闻笙自己脑补的。

但那能怪她么?

在酒店那天,他说的那些话,妥妥就是一渣男想劈腿的词儿嘛。闻笙想岔了也是情有可原。

傅砚临像看白痴似的看着她,轻笑说,“真不知道那些人读书为什么会输给你。”

闻笙大囧,脸微微热起来,“我请你吃火锅,请你吃就是了嘛……”

方才她说请傅砚临吃火锅,是缓兵之计,可现在,这顿火锅要是不请他吃,这货肯定甩不掉,得叨叨一辈子,像只嘎嘎叫的鸭子。

还是用火锅堵住他的嘴吧。

傅砚临吩咐司机去蓉城最近风很大的小龙坎火锅,他刷视频软件的时候经常看到,说特别好吃。

一路上两人没什么话说,闻笙怕尴尬,就别过脸看窗外。

虽说她是嘉州人,嘉州和蓉城高铁只要四十分钟,但蓉城她很不熟悉。

自大学后,闻笙就鲜少回来,其中大半数还是出差来蓉和韩舟对接。

傅砚临也没说话。

不过一会儿,闻笙肩膀上忽然砸了个东西下来,沉甸甸的。

她转头看去,竟是傅砚临的脑袋。

才几分钟,他就睡着了,这得多困啊。

车辆平稳行驶在蓉城的街道上,斑驳的灯光透过玻璃窗折射进来,快速扫过他不羁又硬朗的俊脸上。

那一瞬,闻笙心底竟生出一丝岁月静好的意味来。

这种岁月静好的滋味,使得她心口跳动得厉害。

她从未有过这种体验。

闻笙本想喊醒他,可手伸出去,见他一脸倦色的可怜样,又作罢。

就让他靠着好了。

反正,靠一靠也不会少块肉。

就当报答他刚才的英雄行为了。

担心他睡得不踏实,闻笙一路上都不敢动弹,木头人似的端坐着。

约摸四十分钟后,车子停在火锅店门前。

闻笙付了车资,不得已,她轻轻推了推他的胳膊,“喂……你醒醒。”

自从清州那一晚邂逅以来,闻笙还不知道他的名字,只从临云的资料上看到他姓傅。

傅砚临迷迷糊糊睁眼,正对上闻笙那双亮晶晶的小鹿眼,他顿了几秒,没起来的打算,闻笙提醒说,“我们到了。”

清亮而温柔的音色,夹着她身上好闻的香味,沁人心脾。

傅砚临嗯了一声,这才揉着眼睛起身。

闻笙见他睡眼惺忪的样子,敛了眼底的神色,推门下车,傅砚临紧随其后。

闻笙走在前面,不由自主地活动被他枕麻了的肩膀,傅砚临看着她的动作,嘴角有一抹若有似无的笑。

原本是装睡的,后来,他竟然真的睡着了。

关键字: 他似人间妄想 林又青 闻笙傅砚临

与君初相识小说
大眼橙小说猜你喜欢